鬼魂Ghosts是《空洞骑士》中已逝虫子的残影。只有在得到梦之钉后才能见到他们,通常在自己的尸体或坟墓等旁出现。用梦之钉击中它们只能获得1精华,然而这并不必要,几乎毫无意义,而且被吸收的鬼魂不会再度出现。

战斗

战士之梦 泽若戈布胡长老马尔穆无眼加利安马科斯
梦境 Boss 失败斗士失落近亲灵魂暴君

一般

蜂巢女王维斯帕

英文名 Hive Queen Vespa Vespa.png
位置 蜂巢
初次对话 Lifeblood Icon.png 我的骑士……你终于自由了。


小东西,我知道你是什么人。

如果你试图了解你的过去,那么应当知道我不是你寻找的王后。

是那苍白的存在,要为你的种族承担责任。

虽然这个蜂巢存在于圣巢中,但我们与它对永恒的祈望无关。

重复 对抗自然是愚蠢的。万物都会面临终结。
详细信息 请见蜂巢女王维斯帕

蓝色之子乔尼

英文名 Blue Child Joni Joni.png
支持者 Joni Kunelius
位置 乔尼的长眠处
剧情故事 她的尸体上放置着乔尼的祝福
初次对话 啊,我看见你拥有我的祝福。我不记得我有给过你,可能是因为我最近的记忆有些短路了。
重复 这里难道不很宁静吗?多么完美的休息场所啊。
早期设计 乔尼是一只蓝色的地鳖,也是整个工作室最喜欢的虫子之一!乔尼虽然已经逝去,但她仍然挺乐观的。她祝福小骑士在圣巢旅途平安。
支持者设计图
其他信息
  • 游戏中未指定乔尼的性别,但从早期设计来看,她是雌性的。或许“乔妮”更合适一些。
  • 她与叛徒的孩子由同一支持者设计。
  • 她的名字来自支持者的名字。

叛徒的孩子

英文名 The Traitors' Child Traitors Child.png
支持者 Joni Kunelius
位置 王后花园
游戏剧情 她没有对话,通常看不见她,也无法互动。将灰色哀悼者娇嫩的花送至她的墓上时,她会出现并向小骑士感激鞠躬,然后再次消失。
详细信息 请见叛徒的孩子

阿布

英文名 Cloth Cloth Ghost.png
支持者 Noah Sturtridge
位置 王后花园
剧情故事 若于叛徒领主战前就在古老盆地救出了阿布。她会前来助战,并与叛徒领主同归于尽。离开房间后返回,她的鬼魂就会出现。
初次对话 这可真是了不起!真正的伟大武士之战。激烈又充满戏剧性。我的渴求不过如此了。

谢谢你的帮忙,我的朋友。作为一只小虫子,你着实是个勇敢的典范。我们一定会再见面。

重复 马上就要上路了。诺拉在等着我,我在这里的使命也完成了。只是想再多感受一下这个时刻。
详细信息 请见阿布

掘墓者

英文名 Gravedigger Gravedigger.png
支持者 Jonathan Lindblom
位置 德特茅斯
剧情故事 在德特茅斯的繁荣时期,他是小镇的掘墓者。但他最终因掉进一个挖开的墓洞,又无法自己爬出来而死。虫长者发现了他的尸体[1]
初次对话 呃……又一个随意挥舞武器的家伙。我猜你之后还会杀掉很多虫子吧?

就算你不会在意那些死者的想法,至少想想你为我添了多少额外的工作。

重复 小家伙。你想做什么就去做。朝你的目标径直前进。

我不应该抱怨。就是你们这样的人让我们有生意可做。

玛丽莎

英文名 Marissa Marissa.png
支持者 Marissa "Blondie" Brice
位置 泪水之城欢乐之屋
剧情故事 她是一位有名的歌唱家,歌声非常动听[2][3],曾在此处表演。她的鬼魂出现就会一直歌唱,只有与小骑士对话时会暂停。小骑士可以选择在舞台边上坐下,聆听她的歌声。其曲调与泪水之城的背景音乐相同。
初次对话 小家伙,欢迎来到我的舞台。我是玛丽莎,一位有些名气的女歌手,你也许很难相信我说的,毕竟这个地方的舞台如此破旧。

曾经有数不清的虫蜂拥而来听我歌唱,然而有什么悄然改变了。那些曾经狂热支持我的观众们,一个个离去了。我继续歌唱,但我的声音传不到他们的耳中。

也许你愿意听我歌唱?你将是这个时代第一个听到我歌声的虫子。

重复 即便只有你一人,我也觉得能够再次拥有观众是件美好的事情。
语音
其他信息
  • 她的名字来自支持者的名字。
  • 她是唯一有语音而非 Boss 的鬼魂。

波奇·索克斯

英文名 Poggy Thorax Poggy Thorax.png
支持者 Josh Clark
位置 泪水之城的欢乐之屋
初次对话 哦天哪!你看起来真瘦,简直瘦得皮包骨。看来你就是这样了。

你看看我!一个庞大,多汁,肥胖,油腻……可口的虫。所以我这么受欢迎。

重复 我已经等了很长很长的时间了。哦,晚餐时间是不是快到了?

凯利福与菲拉·奥索普

英文名 Caelif & Fera Orthop Caelif and Fera Orthop.png
支持者 Juan Eduardo Peña
位置 王后花园
初次对话 这里难道不是最有趣的地方吗?有这么多东西等待我们去发现。我们马上就要启程了,虽然好像我们对走哪条路还没达成一致。

意见不合使我们开始争吵。我们真的不该在这样的小事上斤斤计较。

重复 左边还是右边?哪条路是最好的?这本来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我们却总是在犹豫。

灵魂沼地

灵魂沼地是一片墓地,安息着许多虫子的灵魂。瑞维克守护着它,使用梦之钉攻击这里的鬼魂的话,就要面对瑞维克的攻击。以下层数从下往上计数,鬼魂从左向右列出。

第一层

瑞维克

英文名 Revek Revek.png
支持者 Revek
初次对话 这片沼地的虫子都在我的注视之中。你给予他们尊重,就可以存活,但如果你举起你的武器,我就会和你战斗。
重复 我向你保证,旅者,我的骨钉非常锋利,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条件 对灵魂沼地内的其余所有鬼魂使用梦之钉后
对话 这片沼地好平静,平静得让我感到……挫败?我曾在这里完成了一项使命,是什么呢?……记不起来了。这项使命一定很重要……我怎么能把它忘了?
重复 是保护?我的使命是保护吗?那我又要保护谁呢?这里明明只有你和我啊。
详细信息 请见瑞维克

米莉虫

英文名 Millybug Millybug.png
支持者 Makoto Koji
初次对话 买我的饼干吧!它们可好吃了。
重复 来买我的饼干吧!等卖完了我就可以回家了。

凯斯宾

英文名 Caspian Caspian.png
支持者 Quatropus
初次对话 小东西,注意你内心的想法。扭曲的心灵会滋养黑暗的行为,而我的心比绝大部分人都要扭曲。

我曾认为这份扭曲会伴随我直到死亡,但我找到了这个拥有祥和氛围的林地。

重复 小东西,你怀有邪恶的念头吗?我看不出来,你把自己藏在了没有表情的面具之下。
第二层

阿特拉

英文名 Atra Atra.png
支持者 Jonathan Cowie
初次对话 小家伙,不要害怕。虽然我曾经被暴力与愤怒所支配,但在这个地方,平和的空气似乎让它们得以消停。
重复 希望我的外貌没有吓到你。我的确是没有恶意的。

查噶克斯医生

英文名 Dr Chagax Dr Chagax.png
支持者 Manoel Pereira de Queiroz
初次对话 我也曾帮助别的虫子,他们被带来的时候都是病痛缠身……我帮不帮又有什么区别?……

任何与死亡对抗的胜利都是暂时的。

重复 任何与死亡对抗的胜利都是暂时的……真是个悲观的想法啊。
第三层

加罗

英文名 Garro Garro.png
支持者 José Angel Lara
初次对话 小家伙,你是战士吗?真正的战士是那些可以在风暴中站稳的人。
重复 站稳了,小战士。

可辛

英文名 Kcin Kcin.png
支持者 Nick,完整为 Nick DelBuono
初次对话 我曾经痴迷于力量,直到我在这个林地用时间洗涤了那份渴望。

去追求那样邪恶的事物是多么愚蠢啊。

重复 追求力量只是个空虚的的目标。你最好去寻求其他事物。
早期设计 可辛是一只神秘的虫子,将自己的脸庞隐藏在斗篷兜帽之下。他挥舞着爪刃作为武器,以战士的方式死去。
支持者设计图
其他信息 他的名字是倒过来的支持者名字。
第四层

卡莉娜

英文名 Karina Karina.png
支持者 Karina Weber
初次对话 你羡慕我这令人惊叹的印记吗?我是你所见过的物种之中最杰出的,我有相当长的时间没有见到同一级别的虫了。
重复 你看起来并没有背负高等印记,但也没有背负低等印记。

告诉我你是什么?你是高等生命,或者只是又一个低劣的蛆虫?

其他信息 它的名字来自支持者的名字。

百钉战士

英文名 Hundred Nail Warrior Hundred Nail Warrior.png
支持者 John Nugent
初次对话 小家伙,你喜欢我的骨钉吗?我只持有三根,远不如传说中所描述的多。

但是!它们一根比一根锋利,只需要其中一根我就可以劈开你。

重复 我的骨钉不就是世上最美好的事物吗?它们闪亮的钉锋如此尖锐而致命。

格若哈克

英文名 Grohac Grohac.png
支持者 George Rohac
初次对话 我们总是不停地回想起曾犯下的错误。不要让你的错误成为负担,让它们成为旅行路上的指向标。
重复 我脖子上的这些面具?他们是我最好的朋友,一直陪伴着我,这可比跟其他那些奇怪的人交流要来的开心多了。
早期设计 格若哈克是一只刺客虫子,将一圈蚂蚁的尸体戴在自己脖子上,相当令人不适。
支持者设计图
其他信息 它的名字来自于支持者的姓氏。
第五层

珀皮托斯·努

英文名 Perpetos Noo Perpetos Noo.png
支持者 Perpetual Noob
初次对话 在林地中历险感觉怎么样?我想给你一些建议,不过很显然你擅长通过各种地形并面对其中的危险,不然你就到不了这了。
重复 你这样的小东西都能给人如此深刻的印象。我也觉得自己是个战士,但我甚至没有对你举起骨钉的勇气。
其他信息
  • 它的名字来自支持者的名字。
  • 支持者的名字意为“永远的新手”,是一位游戏攻略编写者,与鬼魂的话相呼应。

莫尔腾

英文名 Molten Molten.png
支持者 Drew Jason Cossa
初次对话 别害怕我腐烂的形体。虽然我的身体蜕变,但我的内心恒一。
重复 虽然我的身体蜕变,但我的内心恒一。
早期设计 莫尔腾是一只拒绝完全蜕皮的蝉,愿意留下一些作为甲胄。他是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家伙,但是我们挺喜欢他!
支持者设计图

马格努斯·斯特朗

英文名 Magnus Strong Magnus Strong.png
支持者 Jason DeGraw
初次对话 “生活中所有的问题都可以用压倒性的力量解决。”我一直信奉这句简单的话。

如果你没那么孱弱,我建议像我一样做。

重复 记住,小虫子,粉碎你的恐惧;消灭你的问题;碾碎你的敌人。
其他信息 与它名字中的“Strong”(强壮)相应,它看上去非常强壮,也信奉力量。

瓦尔迪

英文名 Waldie Waldie.png
支持者 David Waldie
初次对话 不要凭外表来评价我。虽然我的身体很小,但我有着一个漆黑的灵魂,我渴望疯狂的厮杀。
重复 反正你不会有勇气面对我。
其他信息 它的名字来自支持者的姓氏。

维纳

英文名 Wayner Wayner.png
支持者 Jeff Brooks
初次对话 听,是一个冒险家同伴!你在环游世界吗?我真想和你一起旅行,但是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恐怕我已经失去了自己的目标了。
重复 我真是羡慕你,你能够毫无恐惧的面对这个世界。我应该向你学习。
其他信息 它的对话中“lose my head”双关失去目标和丢掉脑袋。它的形象也捧着自己的脑袋。

怀亚特

英文名 Wyatt Wyatt.png
支持者 Jack Ercid,又称 Michael Iaconelli
初次对话 小心!

我的身上有一层酸性的保护膜,我不想你被灼伤。这是我们族的身体保护系统,虽然在遇到别的虫子的时候这反而是个麻烦。

重复 别靠得太近。我不想对你造成任何伤害。
早期设计 怀亚特是一只酸性的虫子,他的血液会造成化学灼伤。
支持者设计图

骇克斯

英文名 Hex Hex.png
支持者 B. B. Williams
初次对话 “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她是这么说的,虽然这已经是很久以前了。她到底去哪里了?
重复 去烦别的虫子吧。你不是我等的那个人。

蓟风

英文名 Thistlewind Thistlewind.png
支持者 Sasha Trampe
剧情故事 它提到的另一只蛾子即为马科斯
初次对话 啊,一个旅者。

我去过很多地方,做过很多事,但我怀疑你的经历要远比我多。

我很久没在圣巢的洞穴中历险了,现在的洞穴也许比我历险那时要更加凶险,但你有这般干练的气场,外面的困难应该难不倒你。

祝你好运!外面的世界是很广阔的。

重复 你觉得一个蛾子拿着武器很奇怪?毕竟我们是一个逆来顺受的种群,但我可不是唯一一个拿起武器的人。

另一位去世界的边缘历险了,他希望揭开一个被遗忘的真相。

我想知道他现在怎样了?

其他信息
  • 除了瑞维克,它是灵魂沼地内唯一与游戏剧情有关的鬼魂。
  • 猎人日志称马科斯是唯一拿起武器的飞蛾,这与蓟风的话矛盾。
    • 可能猎人不认识蓟风。

博思

英文名 Boss Boss.png
支持者 Will James
初次对话 我来自离这里很远的地方。虽然我的外壳可能看起来有异,但本质上我是同你一样的虫。
重复 你也是一名战士?我看到你持有骨钉,但你的外壳似乎还没发育完全。以你目前的状态,去探索如此危险的土地,似乎是不明智的。
其他信息 尽管他叫做“Boss”,但它并无敌意。

其他信息

  • 鬼魂是空洞骑士 Kickstarter 众筹活动支持150澳元(约合人民币776元)一档的奖励。
古漫游者:在游戏中的希望沼地(灵魂沼地)作为一个虫魂出现!可以设计你对应的灵魂的外观和对话:讲讲生前往事,协助空洞骑士(指小骑士)完成任务,或是在他经过时嘲笑一番。
  • 鬼魂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并不确切。一些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时间的流逝,甚至部分鬼魂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死亡。他们也似乎只能在自己的尸体周围出现。因为用梦之钉攻击他们可以获得1梦境精华,所以他们有可能只是已逝虫子的灵魂残片,而不是它们真正完整的鬼魂。

参考资料

  1. 虫长者:“但是,我们的墓地管理做得很好。在这个小镇的繁荣时期,我们甚至还有一个掘墓者!他不是什么坏蛋,但是他现在已经死了。他不是因为像你一样面对圣巢的危险而死去的。只是因为他掉进了一个挖开的墓洞,又无法自己爬出来。他的尸体是我发现的,那可真是糟糕的回忆。自那以后我就不得不自己来看管那些坟墓了。”
  2. 欢乐之屋的石碑:“女歌手玛丽莎
    一个会让人放下所有重担,安抚所有依然困苦的灵魂的声音。”
  3. 欢乐之屋的尸体梦语:“……玛丽莎……”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