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th Tribe.png

飞蛾部落Moth Tribe是《空洞骑士》中一个历史悠久的飞蛾群体,有操纵的能力[1]。他们拥有的梦之钉是一种能刺入思想,从生物汲取灵魂,使挥舞者的意识可以进入他者之梦的造物[2]。蛾子们还制造了舞梦者这样的护符,增强梦之钉的能力[3],用 Grimm Troupe Icon.png 梦之盾保护持有者[1]。和蜗牛萨满一样[4],蛾子能察觉到它们的思想被梦之钉侵入[5]

飞蛾从比精华更明亮的梦之高等生灵辐光的光芒中诞生。他们曾经崇拜她,但苍白之王抵达圣巢后,他们就背叛了她,转而崇拜苍白之王,最终几乎遗忘了辐光,使辐光接近被封印。拥有强大力量的神灵,辐光因他们的背叛而愤怒,强迫圣巢的虫子记住她,导致了瘟疫[6]

国王统治下,飞蛾部落为王国负责管理安息之地,看守这里的墓地[7]。他们最终关闭了灵魂沼地,并且禁止打开它的入口[8]。飞蛾还在最隐秘的梦境,信者神龛中记录了另一个世界的话语,由一个蛾魂看守着这里[9]。位于安息之地遥远上方的圣巢之冠仍有一处用以崇拜辐光的场所,但废弃已久[10]

飞蛾一族一般很温顺,只有两只蛾子拿起了武器,蓟风和马科斯。蓟风在圣巢的洞穴中探索历险,战士马科斯则去往世界的边缘,想要揭开被遗忘的真相[11],但最终孑身死于王国边缘,小骑士是第一个发现他尸体的人[12]。部落现在只有先知还活着[13]。她仍维持着部落的传统,在安息之地履行一族的职责,同时等待着部落梦寐以求的挥舞者[6]

在小骑士的意识被守梦者们拖入被遗忘的梦境时,先知救出了小骑士。她相信小骑士就是他们等待的挥舞者,出于对部落罪过的忏悔,先知教授小骑士使用梦之钉,引导它收集精华,探察圣巢的回忆与梦境。小骑士发挥出梦之钉的全部力量并收集大量精华后,先知向小骑士讲述了更多历史,向辐光忏悔一族背叛她的罪过,旋即消散为精华并升天[6]。飞蛾部落自此灭绝。

图库

其他信息

  • 尽管出于好听译为“飞蛾”,且游戏中大部分蛾子也都会飞,但没有证据表明所有蛾子都会飞。

参考资料

  1. 1.0 1.1 Grimm Troupe Icon.png 梦之盾的描述:“曾经被一个能塑造梦境的部落所使用的防御性护符。”
  2. 梦之钉的描述:“允许挥动者割开梦境和现实的面纱。可以用来揭开隐藏的梦境或打开通路。”
  3. 舞梦者的描述:“专门给挥动梦之钉和收集精华的人准备的临时护符。允许持有者更快地对梦之钉充能,并在击中敌人时收集更多灵魂。”
  4. 蜗牛萨满:“在别的虫子的梦中乱逛……你比看上去更有好奇心!哦吼吼吼!”
  5. 先知的梦语:“你在做什么,探查我它那老到布满灰尘的内心?相信我,里面没有藏着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6. 6.0 6.1 6.2 先知:“这么多的精华……如此明亮……毫无疑问,你就是我们部落期盼已久的挥舞者。我们部落的虫子是从一道光芒中诞生的。那光很像是精华,也像那把强大的钉刃,但比它们都明亮得多。有那么一段时期,他们崇敬地沐浴在那光辉之中,感到无上的喜悦。但这个世界上又出现了另一道光……化为国王之形的沃姆。我的祖先无情地抛弃了孕育他们的光芒。他们不仅背叛了它……甚至把它遗忘。在那次背叛中,这座王国诞生了。但那道古老光芒的记忆依旧徘徊不散,传播着信仰的细语……最终,圣巢的所有虫子都开始梦到那被遗忘的光芒。啊,但是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也一样该走了。我背负着部落的记忆活了太久太久,终于等到了你这样的挥舞者。是时候了,也该把我们遗忘了。挥舞者,不要怀念我们,也不要敬重我们,我们不配……啊啊……对不起……光芒啊……辐光……我……还记得您。”
  7. 奎若:“我听说这个王国的飞蛾一直在钻研梦境和死者。不如去找找它们?”
  8. 先知:“你看到外面那个巨大的门了吗?很久以前我的部落就将其关闭,并禁止打开它。啊,但据我所知,我是我们部落唯一一个还活着的了。所以我不必为打破部落的规矩感到自责。为了证明我对你的信任,我会打开那扇门。”“那边的的门已经开了,你可以去那上面的空地看看。在那儿用心聆听,或许你可以听到那些逝去已久的虫的声音。”
  9. 信念之蛾:“你窥看了最隐秘的梦境……要小心。这个神龛里容纳着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文字。”
  10. 圣巢之冠雕像的梦语:“……记住……光芒……”
  11. 蓟风:“我去过很多地方,做过很多事,但我怀疑你的经历要远比我多。我很久没在圣巢的洞穴中历险了,现在的洞穴也许比我历险那时要更加凶险,但你有这般干练的气场,外面的困难应该难不倒你。”“你觉得一个蛾子拿着武器很奇怪?毕竟我们是一个逆来顺受的种群,但我可不是唯一一个拿起武器的人。另一位去世界的边缘历险了,他希望揭开一个被遗忘的真相。”
  12. 马科斯:“这里是世界的边缘,没有虫子能找到我……除了你。战士,骑士,国王,甚至时间本身……他们都没权利审判我,只有你……”
  13. 先知:“啊,但据我所知,我是我们部落唯一一个还活着的了。所以我不必为打破部落的规矩感到自责。为了证明我对你的信任,我会打开那扇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