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长者
Elderbug
性别 雄性
配音 Ari Gibson[1]
你好啊,旅者。恐怕我是唯一一个留下来欢迎你的了。你也看得出来,我们的小镇现在很冷清。

—— 虫长者

虫长者Elderbug是《空洞骑士》中的一个 NPC。他是德特茅斯最年长的居民,向所有来到这里、企图探索王国的旅者提供友善的欢迎与建议[2][3]

背景故事

虫长者是德特茅斯最年长的虫子,但是连他也没见识过陨落前的王国,甚至德特茅斯的鹿角站在他出生前就关闭了[4]

小骑士来前虫长者是这里唯一留下的居民。小镇的其他居民都接连从井下去,进入圣巢废墟,追寻梦想,有去无回。这让虫长者认为有梦或许也不那么好[5]。他有些消极,觉得世界很黯淡,不时产生黑暗的想法[3][6]

虫长者有个葬在德特茅斯墓地的老朋友,他不时会去拜访她的墓[7]

游戏剧情

初见时,虫长者告诫小骑士如果要下井去废墟的话,一定要小心,因为在那里生物可能会被剥夺记忆并发疯[5]

如果没与他打招呼就径直走过他,或是直接去遗忘十字路,他会惊讶而有点难过地举手招呼一下小骑士,在与他互动前可以反复触发。之后聆听他时他会提到这件事。

随着小骑士推进旅程,虫长者会提示流程设计上小骑士接下来最好前往的地方。他也会谈谈返回德特茅斯的其他居民与重新开启的建筑。

虫长者从未期待过给予旅者建议能获得回报。将娇嫩的花赠予他,他会非常高兴。小骑士的礼物令他眼中的世界不再那么黯淡,也让他开始觉得梦想或许不是那么糟糕的事[8][3]


格林剧团来到德特茅斯时,虫长者会站在比平常更靠左的位置,朝左望着,看起来有些惊讶和不安。这些诡异的陌生虫子吓到了他,他决定无视他们[9]。之后他会回到通常的位置。

格林剧团离开或被放逐后,小镇再度回归安宁,虫长者也终于舒心了[10]。如果选择放逐,虫长者会在小镇外找到明子,并邀请他来小镇。这位音乐家的到来让他挺高兴的,因为小镇多了一位新成员,德特茅斯不再只有风声,现在回荡着动人的旋律[11]

对话

初见 你好啊,旅者。恐怕我是唯一一个留下来欢迎你的了。你也看得出来,我们的小镇现在很冷清。


其他居民,它们都消失了。顺着这个井下去,一个又一个的进入下面的洞穴。

在我们的城镇下面曾经有一个伟大的王国。它已经变成废墟很久了,但它依旧吸引着虫子们到那深处去。

财富、荣耀、启迪,那深处的黑暗似乎包含有无数的可能性。我相信你也在下面寻求着你的梦想。

不过你要小心,那下面充满了恶心的气息。生物会被剥夺原有的记忆,变得疯狂。

也许梦想并不是那么好的东西……

不与他打招呼径直走过他后的初次聆听 哦!你回来了!你刚才径直从我身边过去,我还以为我已经逐渐消逝,就跟这座小镇一样。
不与他打招呼径直去往遗忘十字路后的初次聆听 哦!你回来了!你连招呼都不打一个,就径直走过我下到废墟里去了!我还以为我看到了一个幽灵。

当你很长一段时间都是独自一个的时候,脑子偶尔就会不好使。

再次聆听 过去有很多虫子来到这里,希望王国能够满足它们的欲望。

它曾被称为圣巢。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王国,充满了宝藏和秘密。

现在它只是个乌烟瘴气的坟墓,里面充满了疯狂和怪物。

我想,一切都终会消逝。

德特茅斯的鹿角站开启后 天哪我看见了什么!鹿角站的门开了!这个站台在我出生之前就关闭了。

我听过传闻,鹿角线曾一度繁华至极,那是贯穿了整个王国的交通网。不过不管你怎么想,我是不会乘坐它去旅行的!

我对这里的生活很满意。

忏悔师吉吉或钢铁之魂吉恩处的大门打开后 在下方的冒险怎么样?好吧,在你离开的时候我也经历了一段属于自己的历险。

我通常不会去拜访城镇的墓地,但我偶尔会去拜访我老朋友的墓。

当我走在墓碑间的时候,我注意到从周围的某个地方传来了吟诵的声音。那是种极其不祥的咏唱!

我环顾四周,想要找到咏唱的源头,然后我就看到两只巨大又可怕,发着惨白光芒的眼睛在一个黑漆漆的洞穴的门后盯着我看!

我假装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迅速逃回了镇上。再去看老朋友的话可能要等一段时日了……

伊塞尔达的商店开门后 一对年轻夫妇最近搬进了车站旁边的房子。他们好像在经营一家地图商店,对像你这样的冒险家来说是个好消息。

那位妻子长得十分高大。我告诉他们可以换一间更大的房子,反正周边的房子全都是空的,但他们说喜欢那一间房的外观。

她必须弯下身子才能进门……换我肯定受不了。

从遗忘十字路救回斯莱后 哦,真好!我们的店主已经回家了,就在刚刚回来的,我希望听听他在下面的有趣经历,但他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也许他经历了太多事情了?

如果你对他的商品感兴趣,可要注意了!他是那种不讲价的商贩。

在这儿没有商品竞争,所以他卖东西一直都很贵,这对市场是很不好。不像他所抱怨的那样。

在真菌荒地救出布蕾塔后 那个年轻的可爱女孩又回来了!

必须承认,我本来以为她不可能生还的。

她对她的救主献上了滔滔不绝的感谢和爱意,从回来到现在就没停过,说它是一名华丽帅气的战士。

那名战士肯定是在我打盹的时候下去了……真是可惜。我很乐意见见这位出色的虫子。

装备防御者纹章 你……闻到什么了吗?空气突然出现了一股可怕的恶臭。

我发誓这个小镇平时的气味是正常的。请接受我诚恳的道歉!

未送花时的循环对话 感觉累了?虽然这个长椅是铁质的,但我保证坐上去还是非常舒服的。在你下去之前,想整理一下思绪的话,没什么地方比这凳子更好了。

另外我也很享受有虫子陪伴,不过你看起来并不健谈。

Essence.png 未送花时的梦语 为什么要去废墟呢?在这里生活要容易的多了。
获得复仇之魂后

提示苍绿之径

我以前觉得下方的王国全都是冰冷死寂的岩石,但后来我才知道并不是那样的。旅行者跟我讲述了圣巢洞穴中光怪陆离的惊人景象。就算是在十字路口,也有一个区域满是茂盛的绿叶。

我也跟它们提过小镇周围生长着的丰富的小草,但它们似乎并不在意。

获得蛾翼披风后

提示真菌荒地

也许我对圣巢的认识有一些偏差,但在那个林叶茂盛的地区下面应该是真菌荒野,那里曾经是和平物种的家园,没有很多虫,也没有很多植物。

听起来值得去探索吗?不过那里有一个缺点——可怕的恶臭!那个地方充满了有毒的臭气。

获得螳螂爪后

提示泪水之城

大多数勇敢的虫子到这都是为了见到圣巢的伟大首都。我想它们应该是来搜集财宝的?首都里肯定充满了财宝。

首都位于王国的中心,我听说通往那的大门已经被封上了,所以想进去会很困难。

只要能从其中带走一小部分的财富,就能成为大富翁。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只见过极其少数的虫子活着回来了。这表明首都之中一定有什么危险的事物。

去过泪水之城 旅行者,希望你不要对我们这个小镇太失望。虽然现在十分冷清,但曾经这里是非常好客。

王国很久以前就已经禁止进入了,据说曾经发生了一些巨大的灾祸,在那之后很多大门都关闭了,但是从村里的那口古井还是可以进去的。

这么多年以来,流浪汉、小偷、冒险家,几乎所有种类的虫子都从下到井里去过。

有趣的是,几乎没有虫能够回来。也许它们找到了自己追求的东西?……

呵呵,我没那么天真,它们一定都被吞噬了,毕竟那深处之中有数不清的危险。

击败灵魂大师后

提示水晶山峰

在小镇的墓园另一边有座高耸的悬崖,你见过了吗?这只是巨大山峰的一脚。

在那里面有矿井和机械装置,还有各式各样贵重的岩石。很多经过德特茅斯的旅行者径直就去那儿了。

开启联通德特茅斯和水晶山峰的电梯后 那个嘈杂的老电梯是到哪去的?我猜是进到老矿区的,那是它们在山中挖出来的。

你去过那儿吗?那里真的到处都长满了水晶?

有一个村民曾经把一些水晶带回来村子。我不是很明白它们有什么魅力。

它们又不能吃,当枕头用睡着也不舒服。为了得到它们,花这么大功夫根本不值得。

获得水晶之心后

提示古老盆地

你知道在王城的下面还有洞穴吗?很少有虫子去那么深的地方冒险,所以没什么情报。

有少数从那回来的虫子告诉我们,那里的洞穴拥有不可思议的结构和通路,好像岩石本身拥有意志一般。

获得帝王之翼但未获得梦之钉时

提示安息之地

很显然,圣巢中的众多坟墓足够填满整个洞穴的每一处土地。住在城市上方某处的虫子是这么说的,那景象听起来真叫人沮丧。

但是,我们的墓地管理做得很好。在这个小镇的繁荣时期,我们甚至还有一个掘墓者!他不是什么坏蛋,但是他现在已经死了。

他不是因为像你一样面对圣巢的危险而死去的。只是因为他掉进了一个挖开的墓洞,又无法自己爬出来。

他的尸体是我发现的,那可真是糟糕的回忆。自那以后我就不得不自己来看管那些坟墓了。

去过呼啸悬崖 德特茅斯的四周都是悬崖峭壁,要到这来的话,绝大多数旅行者都要走上一段曲折迂回的道路,那绝对是一段艰辛的路途,但在王国的鼎盛时期要到这就容易得多了。

在悬崖上有一个很容易通过的老旧的通行处。不过与它连接的桥梁很早以前就崩塌了,但即使大桥没断,也有一扇大门挡在入口处。

这意味着我们根本忙不起来,即使是最热闹的时候到这的旅客也寥寥无几。我不是在向你抱怨。

不过我也不想看见有一大批虫子在德特茅斯住下,我喜欢清静。

去过感染的十字路 呃......一股猛烈而又恶心的臭味开始从城镇旁边的井中冒出来。我本来就觉得深处是不祥的,现在看来它更可怕了。

天知道是多么恐怖的诅咒在折磨这废墟,我只知道这诅咒比以前更加强大了。

去过黑卵圣殿 你去过那个圣殿了?我听说那是个奇怪的建筑,所以我从来不敢冒险去那儿。

我们之中的勇者说它们曾去过那里,它们在庙中祈祷,获得宁静。但不久之后,它们就不再去那里了,是发生了什么变故吗?

打开黑卵圣殿 我听到井里传来一声刺耳的嚎叫。这声音回荡在我的脑海中,让我茫然无措。

我一开始以为是什么肮脏的野兽死去了,但这声音听起来与以往的并不相同……给我一种神圣的感觉?小家伙,发生了什么事?

不,不要告诉我。如果有什么阴谋正在酝酿,我或许还是不知道的好。

持有娇嫩的花时聆听 嗯?你拿着什么?啊!多么美丽的花朵!

我从来不以貌取虫,但没想到你对植物竟然有这么高的品位。你为什么要随身携带这么精致的花朵?

等等……你说你不是……?啊!

这朵花是……是礼物吗?给我的?你真的要给我这么珍贵的东西吗?

拒绝送花 哦,是我错了,是啊,我怎么这么愚蠢。凭什么要为我这样的老虫子费这么大的功夫。

对其他虫子充满感激和体谅……不是每个虫子生来就能做到的。

拒绝后再次聆听 你还拿着那朵娇嫩的花……你改变主意了?你真要给我这么珍贵的东西?
送花 啊!我真的可以拥有它?我,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真的……谢谢你!

我曾经无奈地认为,无论我无私地为过路的虫子提供了多少建议,也不会得到感恩的回报。但我不知道的是,一位年轻的虫把我的话记在了心里,并且决心回报我的好意。

我拥有了如此美丽的礼物!啊。这个世界突然多了一些色彩。

谢谢你,我的朋友。在你离开的时候我会好好照顾这朵花的,这样你回来的时候我们就可以一起欣赏它了。

送花后的循环对话 你给我的这朵花……当黑暗的想法侵入我的脑海之中时,我会看着这朵花,然后会想到你。

要不在长椅上休息一会吧?在你再次启程之前,我们可以一起欣赏这朵花。

Essence.png 送花后的梦语 这些花瓣……多么纯洁无暇。你也能感觉到吗……它们好像从各处注视着我一样。

也许梦想并不是什么糟糕的东西……

初见格林剧团时聆听 啊!看那儿!有什么诡异而又不祥的东西突然出现了!

啊,它让我充满恐惧,我觉得还是当没看见比较好。

Essence.png 初见格林剧团时的梦语 为什么这些古怪的陌生虫子要闯入我们和平的小镇?有时候我觉得整个世界都在密谋着如何让我感到不适。
击败梦魇之王格林,完成仪式,剧团离开后 啊哈!谢天谢地,总算解脱了!那令我毛骨悚然的剧团消失了,小镇回归了它从前的样子,安静而和平,我喜欢这样。

应付偶尔出现的旅者就已经够我受的了。凭空出现一整座建筑,可怕的音乐,还有恐怖的面具,这些事情远不是我这把老骨头能承受的。

放逐剧团后 啊哈!谢天谢地,总算解脱了!那令我毛骨悚然的剧团消失了,小镇回归了它从前的样子,安静而和平,我喜欢这样。

并且我们小镇广场上有了一位新的住客!我在镇外找到了他,一开始他看起来有点困惑,声称他来自遥远的地方,但他说不出细节。

不管他的过去怎样,他都是位非常棒的音乐家,很长一段时间里小镇上只能听见风声。多亏了他,我们能聆听到新的曲调,也有更多陪伴了!

击败4次 Hidden Dreams Icon.png 灰色王子左特,使布蕾塔离开德特茅斯后 那个年轻的姑娘!为什么,她竟然爬上悬崖从那边离开了,只留下一句非常短的告别之词!

她踏上的旅程可是极其危险的。我不理解她是哪来的勇气。

我曾以为她也是胆小的一类,跟我差不多的那种……我错得多么离谱。所有人都听从了冒险的召唤,只有我没有!

对话

语音
对话

赠予娇嫩的花
一般
初见
被无视时的难过

位置

虫长者位于德特茅斯

图库

其他信息

  • 通过官方手册对他的人称也可以确认他是雄性。
  • 他是 Godmaster Icon.png 寻神者内容包更新前,叛徒的孩子之外小骑士唯一可以送花的一般 NPC。
  • 1.5.61.11779测试版本前,由于游戏程序里对话命名错误的漏洞,虫长者在小骑士获得复仇之魂后提示苍绿之径的对话无法触发,而会触发真菌荒地的提示对话。更新修复了这一漏洞。
  • 他有数句未采用对话。
一般 你有点奇怪。下去的虫子我什么样的都见过,但你……尽管我确定从来没见过你,但却感觉似乎非常熟悉你。
鹿角虫站 我有些事情要告诉你,小旅行家。风向变了。
闲谈提示 我们的下方是个道路四通八达而杂乱无序的地方。如果你迷路了或者想得到一些方向,就来和我谈谈吧。我会告诉你一些不容易被发现的小路或地方。

意外吗?尽管我没什么经验,但实际上我非常了解下面王国的布局。我听了无数像你一样的旅行者和探险者的故事。

我相信你在完成你的旅途之后会有属于你的伟大传说讲述。又或者你会死在半途!不得不说,在圣巢中,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问候 如果你在下面遇到我的同伴,告诉它们有个可怜的,腰酸背痛的,被落下的老头还在上面孤独地守夜。我真是可怜!……

啊,我还好,真的。就是为以这种说法劝它们回来感到有些内疚。当然前提是它们还活着。

参考资料

  1. Discord 上来自 Leth 的信息
  2. 官方手册
  3. 3.0 3.1 3.2 虫长者:“我曾经无奈地认为,无论我无私地为过路的虫子提供了多少建议,也不会得到感恩的回报。但我不知道的是,一位年轻的虫把我的话记在了心里,并且决心回报我的好意。我拥有了如此美丽的礼物!啊。这个世界突然多了一些色彩。”
  4. 虫长者:“天哪我看见了什么!鹿角站的门开了!这个站台在我出生之前就关闭了。”
  5. 5.0 5.1 虫长者:“其他居民,它们都消失了。顺着这个井下去,一个又一个的进入下面的洞穴。在我们的城镇下面曾经有一个伟大的王国。它已经变成废墟很久了,但它依旧吸引着虫子们到那深处去。财富、荣耀、启迪,那深处的黑暗似乎包含有无数的可能性。我相信你也在下面寻求着你的梦想。不过你要小心,那下面充满了恶心的气息。生物会被剥夺原有的记忆,变得疯狂。也许梦想并不是那么好的东西……”
  6. 虫长者:“你给我的这朵花……当黑暗的想法侵入我的脑海之中时,我会看着这朵花,然后会想到你。”
  7. 虫长者:“我通常不会去拜访城镇的墓地,但我偶尔会去拜访我老朋友的墓。当我走在墓碑间的时候,我注意到从周围的某个地方传来了吟诵的声音。那是种极其不祥的咏唱!我环顾四周,想要找到咏唱的源头,然后我就看到两只巨大又可怕,发着惨白光芒的眼睛在一个黑漆漆的洞穴的门后盯着我看!”
  8. 虫长者的梦语:“这些花瓣……多么纯洁无暇。你也能感觉到吗……它们好像从各处注视着我一样。也许梦想并不是什么糟糕的东西……”
  9. 虫长者:“啊!看那儿!有什么诡异而又不祥的东西突然出现了!啊,它让我充满恐惧,我觉得还是当没看见比较好。”
  10. 虫长者:“啊哈!谢天谢地,总算解脱了!那令我毛骨悚然的剧团消失了,小镇回归了它从前的样子,安静而和平,我喜欢这样。”
  11. 虫长者:“并且我们小镇广场上有了一位新的住客!我在镇外找到了他,一开始他看起来有点困惑,声称他来自遥远的地方,但他说不出细节。不管他的过去怎样,他都是位非常棒的音乐家,很长一段时间里小镇上只能听见风声。多亏了他,我们能聆听到新的曲调,也有更多陪伴了!”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