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莫诺蒙
Monomon the Teacher
性别 雌性
 

……一成不变的世界……
……封印,必须打破……

—— 教师莫诺蒙

 

教师莫诺蒙Monomon the Teacher是《空洞骑士》中的一个 NPC。她是守梦者之一,小骑士摧毁感染前必须先杀死她以打破她的封印。

背景故事

莫诺蒙曾是圣巢的教师与首席研究员。在雾之峡谷,属于她的教师档案馆中,有许多奇怪的内容杂乱的石碑,包含如下几个特定词组:

  • 容器和虚空,与容器有关。
  • 封印,卵和守梦者,与辐光被封印的方法有关,
  • 光和古老的光,指感染和辐光。
  • 王之光,指苍白之王

档案馆中还有装满带电光蝇的水箱,大概是为了研究它们。有迹象表明,是莫诺蒙造成了雾之峡谷中类似水母的生物的产生,如果那并非仅是因为事故的话[1]

感染席卷圣巢时,莫诺蒙参与了苍白之王将辐光封印在空洞骑士内的计划。她成为了封印黑卵圣殿中黑卵入口的守梦者之一,陷入了永恒的睡眠[2]

奎若曾是莫诺蒙的门徒或助手。她将自己的面具托付给他,这将在她成为守梦者后成为一道额外的保护[3][4]。在空洞骑士变得更加虚弱后,莫诺蒙将奎若呼唤回圣巢,以解除这道额外的封印。

游戏剧情

苍绿之径安息之地,莫诺蒙和其他守梦者一起以投影的形式出现。与卢瑞恩不同[5],莫诺蒙希望他们的封印被打破,以终结圣巢的停滞。但是,在安息之地遭遇后,她仍和其他守梦者一起暂时将小骑士锁在梦境。

小骑士和奎若一起来到教师档案馆中,奎若将面具还给莫诺蒙后,小骑士就可以用梦之钉进入她的思想。莫诺蒙认同且支持这件事,认为这必须发生[6]。奎若非常尊敬她。小骑士在梦境中攻击并杀死她,然后用凝聚吸收,就能打破她的封印。小骑士醒来时,她的肉体已经消失了。

对话

安息之地的守梦者纪念碑 在她的档案馆中,被云雾笼罩着。
奎若归还面具前检查 水箱里有东西在发光。
奎若归还面具后检查 一个身影睡在水箱内。
Essence.png梦语

……为了多样性,一个封印……

……一成不变的世界……

……封印,必须打破……

……永远……

……最好,有个结局……

圣巢挽歌

圣巢挽歌是教师莫诺蒙写的一首诗。它的前四句在游戏的开场中出现。


在远方的荒野里,提到你的名字它们都饱含敬畏与惋惜之情,

没有谁能驯服我们野蛮的灵魂,而你接受了挑战,

在最苍白的注视下,你教授,我们改变,本能得到了救赎,

你为虫子和野兽带来了它们做梦也想不到的世界。

——选自 教师莫诺蒙《圣巢挽歌》

位置

莫诺蒙的实体位于雾之峡谷的教师档案馆。要接近她,需要先和奎若一起击败守护她的乌姆

图库

成就

教师
消灭教师莫诺蒙

其他信息

莫诺蒙身上的封印
  • 和其他守梦者一样,在教师档案馆试图攻击莫诺蒙的实体时,她的身上会出现一个封印。她的封印和其他两位守梦者的都不同。
  • 可以从安息之地的守梦者纪念碑碑文对她的人称确认她是雌性。
  • 在游戏文件中可以找到更完整的《圣巢挽歌》,它被称为《圣巢颂歌》。
较完整版本的《圣巢挽歌》
在远方的荒野里,他们会用尊敬和哀伤的心情说起你的名字。

没人平息我们暴怒的灵魂,而你接受了挑战。

在最苍白的注视下,你教授、改变。本能得到了救赎。

你为虫子和野兽带来了他们做梦也想不到的世界。

你赋予了我们珍贵的梦境,还不断给予。

但你沮丧地发现我们的欲望没有尽头,那时已经太迟,

为我们平息愤怒要付出什么代价?你倾尽所有也没有停歇。

但欲望也不能平息,更多梦境消耗着你的力量。

其中诞生了出了一个可怕的灾祸,

它又挑起了我们好斗的冲动,

让我们再次变成野兽和躯壳。

我们的灵魂被头上的光所吞噬。

你的尸身中依然回响着控诉的声音,

声音的主人为我们抚平痛苦、弥补损失,也带走了自己的梦……

我们从他的痛苦中看到一个必须承认的真相,

因为只有完美的空虚才能将它容纳。

——选自教师莫诺蒙《圣巢颂歌》

  • 在游戏文件中可以找到她未采用的对话。
未采用对话
对话

为了多样性。为了改变。为了发展。我成为了容器的束缚。

我们封印了那瘟疫,觉得我们已经找到了答案,但我们错了。我们的牺牲……又为我们赢得了什么呢?一个故步自封的停滞的世界。

我能想到的只有一条出路。封印必须被打破。这会带来毁灭吗?当然了。但这也会带来改变。让它发生吧。比起在永恒不变的世界中活着……我还更不害怕死亡些。

这会带来毁灭吗?当然了。但这也会带来改变。让它发生吧。在永恒不变的世界中活着……对我而言正如同死亡,令人恐惧。

永远的沉眠,和死亡又有什么区别?

思维再开放些吧,兄弟与姐妹。我们的誓约是保护……但我们做到了吗?容器正在变得虚弱。

我的思维是那悲惨的存在的封印。但谁能让他们明白?我无法做到,谁又会使他们改变之前封闭的思想?

所以……我们终于找到彼此了。于这被遗忘的梦境中,你能看到我吗?我只能看到光。

我们神圣的圣巢……它太古旧了。一个永恒不灭的王国……没有变化的王国。他们称我为教师,可我又还有什么可教的呢?我又还有什么可学的呢?

光芒到来的时候,我们恐惧它。我们当然怕了!所以我们斗争,以保持事物维持往常的状态不变。我们的牺牲……又为我们赢得了什么呢?只是另一种停滞而已。

我们也反对了你们。与我们的命运作斗争。我们封住的光芒……它还活着,而我们已死了。是那光芒吸引你到那里的吗?

参考资料

  1. 乌玛的梦语:“……莫诺蒙……”和欧玛的梦语:“……莫!诺!蒙!……[翻译有改动]
  2. 卢瑞恩日志:“为了国王,为了虫子,为了圣巢,现在我要开始安眠。”
  3. 教师档案馆前的奎若:“为什么我不禁觉得……这些景象很眼熟?”
  4. 奎若:“为了拯救圣巢,教师自愿成为了封印,但她还给自己下了一道额外的保护。 虽然我记不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但我也参与了这场壮举。”
  5. 卢瑞恩的梦语:“……封印必须保持……”
  6. 奎若:“不要犹豫。是她选择了变革,而不是我。她知道你会做什么,似乎也很希望你这么做。”“你为什么犹豫?仁慈是件好事,但你和她都认同必须这么做。[翻译有改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