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白之王
The Pale King
其他称呼 白王
性别 雄性
圣巢的老国王啊……他一定是太想拯救自己那摇摇欲坠的小世界了。他强加给他人的牺牲……结果都徒劳无功。

—— 猎人

苍白之王The Pale King,简称白王,是《空洞骑士》中的 NPC。他在圣巢的历史中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背景故事

苍白之王是一位高等生灵,是圣巢过去的君王、白色夫人的配偶、白色宫殿的统治者。

他的本体是古老的沃姆,穿过群山,越过荒原,最后在王国边缘停了下来[1]。到那里之后,沃姆褪下他的外壳,转变成苍白之王[2]。在遗弃外壳发现了一个破裂的苍白色卵壳,暗示着苍白之王的重生[1]。因此,苍白之王常常被称为“沃姆”——他以前的身体[3][4][5]。重生后,他缩小了身形,与圣巢的虫子相匹配[6]

圣巢王国

沃姆转变成苍白之王之后,在圣巢扩张了部分虫子的思想,并赋予他们智慧[7][8]。他想让虫子们臣服于他,向他奉献,而作为回报,他保证圣巢王国将会永恒延续[9]

有关苍白之王的记载说他仪表堂堂、遍体生光,王冠上有凶猛的尖角[10]。他容光焕发,神采奕奕[11]娇嫩的花的纯洁光环也无法和他的光辉媲美[12]

尽管苍白之王是一个难以捉摸的存在,并且深居简出,很少看到他出现在宫殿外,臣民还是将他奉若神明[13]。圣巢的虫子相信,这个世界的造物主就是他[14],并且用国王神像来崇拜他[15],连飞蛾部落也背叛了他们的造物主——辐光,转而崇拜苍白之王[16]。苍白之王拥有预见能力[17],使得真菌荒地蘑菇们欣然接受了他的统治[18]

遍布在圣巢各地的建筑大多是他建立的,其中大部分都有圣巢印章的标记。鹿角虫道[19]电车[20]也都是他下令建造的。

感染

辐光几乎完全被遗忘了。她想让虫子们重新记起她的存在,结果造成了感染[21]。为了解决感染,苍白之王打算利用容器封印辐光。所谓容器,是指苍白之王和白色夫人结合所生出的后代,它们出生于深渊,内部充满了虚空[9][22][23][24]

为了封印住容器,他请了三只虫子成为守梦者,共同组成黑卵圣殿的封印。赫拉是其中的一位,她要求苍白之王和她做一个交易,两者结合生出了一个孩子[25],也就是后来的大黄蜂

被选中的容器是空洞骑士。然而,苍白之王和白色夫人的判断出现了差错,容器出现了污点,因此它无法彻底地封印感染[26]。空洞骑士之所以出现污点,可能是因为苍白之王在养育它时与它产生了羁绊[27][28]

后来,感染重新出现,苍白之王和白色宫殿也消失了[29][30][31]

游戏剧情

宫殿广场上有一具国王傀儡的尸体,对它使用觉醒的梦之钉就可以进入梦境的白色宫殿。在王座上可以找到苍白之王的尸体。用骨钉劈砍几下,尸体就会从王座上掉下来,同时会掉出国王之魂的半边碎片。

小骑士的记忆中也可以看到苍白之王的身影[32]。在记忆中,苍白之王带着空洞骑士离开深渊,然后封印了深渊的大门[33]

Godmaster Icon.png 寻神者内容

圣巢万神殿中,击败 Grimm Troupe Icon.png 梦魇之王格林后,会看到苍白之王的王座,之后便是与纯粹容器战斗。寻神者注意到虽然国王十分强大,但是形迹被彻底抹去了[34]

对话

捡起白色碎片

……沃姆之魂。根之灵魂。虚空之心……

Essence.png 梦语

……无论什么代价都在所不惜……

……

爬上深渊时

无论什么代价都在所不惜。

没有可以思考的心智。

没有可以屈从的意志。

没有为苦难哭泣的声音。

生于神与虚空之手。

你必封印在他们梦中散布瘟疫的障目之光。

你是容器。

你是空洞骑士。

图库

其他信息

  • 苍白之王王冠上的角和王国边缘沃姆的十分相似。
  • 帝王之翼的前任主人可能就是苍白之王。在白色防御者的背景中,他的剪影看起来像是有翅膀,而且很像帝王之翼。
    • 帝王之翼和白色宫殿都位于古老盆地,距离很近。
  • 在白色宫殿里拿到国王之魂的半边碎片之后再次返回王座,会发现他的尸体不见了。
  • 苍白之王有一句未采用对话:“错误之物……我在这里……你不可能……找到我……”
  • 游戏的早期版本中,格鲁兹之母的战斗区域有三个雕像:苍白之王,白色夫人,还有一个断裂的雕像,可能代表空洞骑士。在一张早期地图的左上角也可以看到这些雕像。

参考资料

  1. 1.0 1.1 漫游者日记第 111 页
  2. 巴冬:“这个破败的地方是沃姆的坟墓。曾有传闻说它死在了这里。但对这个远古生物来说死亡意味着什么呢?我觉得更像是一种转变。”
  3. 面具制作师:“它有没有看到最悲惨的真相?沃姆的奇耻大辱被尘封起来。”
  4. Grimm Troupe Icon.png 剧团团长格林的梦语:“巧夺天工啊,亲爱的沃姆,这真是延续格林之心的完美工具。”
  5. 巴冬:“小东西……哦嗯……你有沃姆的标记。你是在寻求改变吗?还是要拯救这片废墟?”
  6. Godmaster Icon.png 寻神者:“神王,您缩小了身形与吾等贫瘠的躯体相配……但为何要舍弃如此宏伟的圣体?”
  7. 圣巢挽歌》:“没有谁能驯服我们野蛮的灵魂,而你接受了挑战,在最苍白的注视下,你教授,我们改变,本能得到了救赎,……”
  8. 白色夫人:“以现在的局势来看,第一个结局无法避免。退化,所有虫子的意志都会屈服在险恶的瘟疫面前。”
  9. 9.0 9.1 白色宫殿石碑:“沃姆成为灯塔,扩张思想,教他们屈服,教他们奉献。承诺中的永恒,代价是后代受到诅咒。”
  10. 文物搜寻者里姆:“我经常在想国王到底长成什么样子?记载里都说他仪表堂堂、遍体生光,王冠上有凶猛的尖角。”
  11. 老鹿角虫:“国王从未亲自乘过鹿角虫,但我听说他是威风凛凛的虫子,容光焕发,亮得你难以直视。”
  12. 永恒的艾米丽塔:“哈!好一个奇妙的标本。不过即使是它这纯洁的光环也无法和我们尊敬的国王的光辉媲美。”
  13. 里姆:“圣巢的国王是个难以捉摸的存在,臣民们奉若神明。他很少露面,所以大家就崇拜这种神像。”
  14. 猎人日志翅膀傀儡条目:“圣巢的虫子相信,这个世界和其中的万物的创造者就是他们的国王。这是出于什么目的呢?他的下属到底是同伴,是玩具,还是孩子?我们似乎无法了解这样的心思。”
  15. 国王神像的简介:“一个白色的神像,刻画了圣巢的国王。由于国王神秘莫测,因此都是通过神像来崇拜。”
  16. 先知:“我的祖先无情地抛弃了孕育他们的光芒。他们不仅背叛了它……甚至把它遗忘。”
  17. 巴冬:“别误会了。我不是沃姆……嗷嗯……我太渺小了。肢体太多了,没有那些老家伙的预见力。”
  18. 真菌荒地的石碑:“我们应小心地接受沃姆的旨意。它的预言会保护我们。”
  19. 最后的鹿角虫:“小家伙,这里是国王驿站!这个站名当然是来自于圣巢的国王,正是他下令建造了鹿角虫道和各个站点。”
  20. 电车和隧道都有苍白之王的标志——圣巢印章
  21. 苔藓预言家:“光是生命,它耀眼、纯洁、璀璨。扼杀那道光就是扼制自然。扼制自然就会让我们扭曲,让瘟疫降临。拥抱光芒吧!实现统一吧!哦哦哦……啊啊啊……”
  22. 白色夫人:“你伙伴的双眼燃烧着熟悉的火焰……猩红之心确实成功了,而且讽刺的是,他利用了我的造物来助长他自己的。”
  23. 苍白之王:“……沃姆之魂。根之灵魂。虚空之心……”
  24. 大黄蜂:“鬼魂,看来你已经找到了你出生的地方,并且披上了这种暗影的物质。”
  25. 白色夫人:“虽然沃姆为交易而做出了不忠举动,但我并没有因此而嫉妒——其实我还挺喜欢那个孩子。”
  26. 白色夫人:“我恳求你,取代容器。我们对它的力量判断失误。灌输给它的一个念头让它有了污点。但你没有这种缺陷,你可以将那东西封印在身体里。”
  27. Grimm Troupe Icon.png 苦痛之路的结尾可以看到一段记忆。
  28. 猎人日志的 Godmaster Icon.png 纯粹容器条目:“被选中的容器,受养育和训练达到最强形态。”
  29. 官方手册:“圣巢化作废墟,隐居的国王也抛弃了臣民躲藏起来。”
  30. 里姆:“你去过王宫的废墟吗?就在城市的下方,王国的基岩上。当年肯定特别雄伟。现在什么都不剩了。不过事情挺奇怪的。那片地方没有冲突的痕迹,就好像所有东西都凭空消失了。”
  31. 《漫游者日记》第 124 页:“那里实际上没有宫殿的建筑……可能他在逃跑的时候把宫殿也带走了。”
  32. 成就“虚空”:“回忆过去并联合深渊。”
  33. 深渊对卵使用梦之钉可以看到这个场景。
  34. Godmaster Icon.png 寻神者:“如此强大之神……却已无影无踪抹去殆尽。何以至此?”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