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邃巢穴
其他称呼 深巢
相邻区域 古老盆地,真菌荒地,王后花园
音乐
环境音效

氛围循环

洞穴噪音

洞穴风声
背景音乐 主要:深邃巢穴
战斗音乐 十字路战斗

深邃巢穴Deepnest是《空洞骑士》中位于圣巢深处左下角的一个昏暗的区域,里面潜伏着各种生物。

简介

深邃巢穴非常阴暗。背景四处结着层层厚厚的蛛网,还有各种扭曲的迷宫似的隧道和通道,一些发出昏暗冷光的真菌是唯一的光源。

巢穴较为原始,还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圣巢他处多有各种建筑物,而这里相对少见。深邃巢穴左部开发程度较高,有一些受圣巢王国和编织者等外来影响的造物,如编织者巢穴,编织者雕像,废弃电车轨道和鹿角虫站。不属于上述的建筑物只有遥远的村庄中一些悬吊着的网构成的房屋及其内部。右部基本只有昏暗的通道与交错复杂的隧道,可能是由深邃巢穴的居民挖的。

进入过废弃电车轨道后,可以在温泉遇到休息的奎若,邀小骑士同行。在苍绿之径救出左特后,在这里能第二次选择拯救还是无视左特,但与上一次不同的是,这里左特不会死亡。

背景故事

深邃巢穴是两个具有高等智能的蜘蛛群体的领地,分别是蜘蛛部落,曾是最具智慧的种族[1],和编织者们,在深邃巢穴建立了它们自己的文化与历史的外来部落[2][3]。两个群体都受女王野兽赫拉统治,还有一位雄性统治者,他是尊荣的贵族,赫拉的配偶[4][5][6]。赫拉位于遥远的村庄中的野兽巢穴里。深邃巢穴时常会和真菌荒地螳螂部落蘑菇部落发生冲突[6][7][8]

苍白之王着手建立他的王国时,遥远的村庄及深邃巢穴的所有生物都拒绝他的统治[9]。他扩张领土的手段遭到了激烈抵抗[10]。深邃巢穴的电车站无法完成建造,因为野兽们会袭击这些工人[11]

深邃巢穴的雄性统治者在某一时点逝去,于是深邃巢穴的统治者只剩下赫拉一人[6]。因为她血统平凡,只是普通的野兽,因此她与苍白之王做了交易,与他结合获得一个孩子[12]。代价是,她必须成为守梦者,协助封印感染,守护圣巢[13]。赫拉诞下这个孩子,大黄蜂后,不久就陷入了沉眠,深邃巢穴之后便没有任何正式的统治者了[12]。深邃巢穴最终完全被瘟疫吞噬了。编织者留下已被感染的孩子们,逃回它们之前的家乡[1][2][3]

入口

可以从三种路线初次进入深邃巢穴。

之后,可以从深邃巢穴一侧打开新的入口,使苔藓礼拜地右部真菌荒地内的一处地面与深邃巢穴右上部联通。

遥远的村庄

遥远的村庄
音乐
环境音效 其他洞穴氛围3
背景音乐 支线 NPC 房间

布满蛛网的巨大洞穴,底部是一潭水,上部有一些建筑物。村庄本身已经濒临废弃[3]。野兽巢穴在最大的建筑物内,小骑士初次进入时,会遇到一群遥远村庄的虚伪者,怂恿小骑士坐上房间中央的长椅休息。坐上后,小骑士会被蛛网困住,然后被带往上方的野兽巢穴。一个较小的蛛网建筑内,有一堆被缠绕成茧的尸体,其梦语已暗示了遥远村庄的虚伪者们的欺骗[14]

Grimm Troupe Icon.png 击败剧团团长格林后,可以在这里遇到布鲁姆。

右上角有一个鹿角虫站,但就连老鹿角虫也不知道这个车站的存在[15]

野兽巢穴

野兽巢穴
Beast's Den
No-Map-Icon.png
音乐
环境音效 氛围循环

野兽赫拉结构复杂的居所,在遥远村庄的建筑深处,虚伪者们房间的上方。如果小骑士之前已获得王之印记,杀死赫拉后,大黄蜂会出现在她母亲的身边。最初可以通过坐假长椅被绑进去,之后可以从房间左上角的通道进去。也可以水晶冲刺到天花板中央使用帝王之翼二段跳从隐藏通道进入。

野兽巢穴左部有一个像是神祠的房间,内有一个被多根管状物吊起的神秘雕像或化石。对它使用法术会出现一个封印。

废弃电车轨道

废弃电车轨道
音乐
环境音效 其他洞穴氛围3

在深邃巢穴右上部有一个未完成的电车站,因为负责建造它的工人被深邃巢穴的野兽袭击而死去[11]。在轨道背景中可以见到电车。

内有一张长椅。还有一张电车通行证,可以解锁圣巢各处的电车站。如果还未在古老盆地救出阿布,她就会出现在长椅旁。

编织者巢穴

编织者巢穴
Weavers' Den
No-Map-Icon.png
音乐
环境音效 氛围循环

有许多平台的小区域,位于深邃巢穴左部一面脆弱的墙壁后,是编织者们旧日的巢穴。如今里面有许多编织者的尸体。第一次返回出口附近时,可以见到一个活着的编织者,但它马上离开了这里。几面脆弱的墙壁后隐藏着一个小房间,里面有很大的束缚封印

图库

其他信息

参考资料

  1. 1.0 1.1 助产士:“你想要听我的故事吗?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我是巢穴的仆人。但现在已经没多少人需要我的服务了。我的族人都败给了那场心智的瘟疫。最具智慧的种族的悲惨败落。”
  2. 2.0 2.1 Grimm Troupe Icon.png 编织者之歌的描述:“一个缠丝的护符,蕴含着那些离开圣巢返回家乡的编织者所留下的离别之歌。”
  3. 3.0 3.1 3.2 《漫游者日志》,89页
  4. 潜行信徒的梦语:“……保护……摧毁……”“……为了赫拉……为了繁衍……”
  5. 编织者巢穴中编织者尸体的梦语:“……赫拉……”“……公主……”“……为了保护……”“……为了交易……”
  6. 6.0 6.1 6.2 真菌荒地的石碑:“这道边界分隔了扭曲抓挠的生物。他们死去的父亲,曾是尊荣的贵族。他们被封印的母亲,只是普通的野兽。”
  7. 螳螂村的石碑:“停战协议仍在。我们仍在守夜。野兽不能进犯。”
  8. 关于深邃巢穴和螳螂部落的 Reddit 问答活动回复
  9. 奎若:“真是个残暴的地方。这片混乱的深处应该有个村子,那里的村民从没承认过圣巢国王。”
  10. 《漫游者日志》,86页,88页
  11. 11.0 11.1 废弃电车轨道的尸体梦语:“……建造无法完成……”“……这个巢穴拒绝了我们……”
  12. 12.0 12.1 白色夫人:“它和那个有性别的孩子对战过?她相当凶猛,意志坚韧、身体强健,和她母亲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尽管她们俩相处的时光并不长。虽然沃姆为交易而做出了不忠举动,但我并没有因此而嫉妒——其实我还挺喜欢那个孩子。”
  13. 助产士:“上面的村子是一个悲哀生物的家。她进行了一次惨痛的交换,让她和她的族人付出了沉重代价,但我觉得她并不后悔。”“我的好朋友。你佩戴着闪亮的结盟烙印。看来你是见过她了?烙印的守护者,那个有性别的孩子。她很活泼对吧?给予巢穴和野兽的苍白礼物,牺牲换来的公平交易。”
  14. 遥远的村庄中尸体的梦语:“……不是朋友……”“……他们撒谎……”
  15. 老鹿角虫:“啊,小家伙……我们这是在哪儿?我从来没来过这个车站。里面飘荡着陌生的危险气息。让我赶紧带去安全的地方吧。”
  16. 隐藏的梦更新日志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