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nfected Balloon.png

感染The Infection是《空洞骑士》中的主要敌对力量,也称为“古老的疾病”[1]、“光芒”或“明亮的光芒”[2]、“瘟疫”[3]。它导致成千上万的虫子死亡,最终让圣巢王国走向覆灭[4]

历史

苍白之王到来

苍白之王来到此处前,飞蛾部落崇拜他们的造主,一位高等生灵,辐光。而圣巢王国建立后,飞蛾背弃辐光,转而崇拜苍白之王。随着时间流逝,他们最终忘却了辐光[5]

第一次疫情

然而,辐光并没有完全被遗忘,关于她的记忆仍未消散。最终,虫子们开始梦到辐光[5]。这导致了感染初次出现[6]。虫子越是挣扎反抗,越是试图抑制辐光的影响,其症状就越明显[7][8]。为了阻止感染,圣巢的虫子尝试了各种方法,仪式,祈祷,但所有方法都无济于事[9]。即使是五大骑士,也不知道如何对付感染这样无形的敌人[10]

苍白之王决定用容器封印辐光,阻止感染蔓延[6]。容器是苍白之王和白色夫人的子嗣[11][12],诞生于深渊,外壳之下容纳着虚空[13]。被选中的容器被认为不会受到辐光感染,因此能够永远封印她[6][14]。最终,一个容器被认为是纯粹的,它被称作空洞骑士,被选中成为封印辐光的容器[15][16]

第二次疫情

然而,事实证明空洞骑士并不纯粹,因为灌输给它的念头影响了纯粹性[15]。但最终它还是与辐光一起被封印在黑卵中[14]。因为空洞骑士也会被辐光的感染影响,之后瘟疫卷土重来,很快摧毁了整个圣巢,使王国化为废墟[17]

在相当长的时间中,圣巢都维持着死寂废墟的状态[18]。最终,空洞骑士的外壳开始破裂,使感染对外界的力量进一步增强,许多尸体也因此复活[19]

游戏剧情

由于来自辐光或者空洞骑士的召唤,小骑士返回圣巢[20][21]。小骑士杀死守梦者之一或是获得帝王之翼后,感染会进一步从黑卵泄露,在外界影响加剧。许多遗忘十字路的生物都变异了,变得肿胀且充满感染[22]。四处出现的感染液囊堵住了一些路,而且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恶心气味[23]

在空洞骑士与封印的同胞结局中,辐光和感染被封印于小骑士中。在不再有梦结局中,辐光被虚空吞噬[24],她对圣巢生灵的梦的影响告终,瘟疫也终于结束。

Godmaster Icon.png 寻神者内容

小骑士在圣巢万神殿击败无上辐光时,无上辐光被虚空聚焦完全摧毁。因此,在拥抱虚空结局中,大黄蜂看到感染藤蔓枯萎褪色,标志着瘟疫的终结。

影响

精神

感染最初在梦中显现,利用种种欲望,在虫子的脑海中植入虚假的希望[25][26]。最终,感染将主导他们的思想,破坏其精神[1],控制其意志[27]。因此辐光能够控制完全被感染的虫子,让它们成为统一的一员[7][28]。于是,它们回归只有原始本能的状态,变得疯狂[29][30],更加无畏和具有攻击性。进一步,他们还可能失去自我保护意识[1][27]

一些虫子可以抵抗感染。螳螂部落有效地抵抗了瘟疫,得以维持智力[31]。巴冬也抵抗住了辐光的诱惑,去往王国边缘安静的地方,以此远离那些因辐光而迷失心智的感染生物[29]

肉体

感染对生物的肉体有不同的影响,一般取决于感染有多深。所有已被感染的生物受击时都会有橙色液体喷出,但未被感染的虫子不会。例如大黄蜂左特螳螂领主螳螂青年螳螂战士粪虫防御者Hidden Dreams Icon.png 白色防御者Grimm Troupe Icon.png 剧团团长格林Grimm Troupe Icon.png 梦魇之王格林Godmaster Icon.png 苍白潜伏者Godmaster Icon.png 纯粹容器就未受感染,受伤时产生白色粒子。大部分被感染的生物眼睛都是橙色的,但也有例外。

在感染末期,身体也将扭曲变形[1][27]。躯体上会出现一些橙色的增生物,有的甚至整个身体都充满感染而肿胀[32],还可能从中泄出橙色的感染气体[33]。尽管被感染的生物可能本身很弱小,但感染可以给予它们力量,使它们变得更强[27][34]

尽管是植物,但捕蠢草古尔卡也被感染了。除了直接作用于虫子等生物,感染还会以别的方式出现。它可以复活尸体[35],或是通过一些感染生物附体使尸骸复苏,例如光籽或者飞虫[36][37]。它还能产生单细胞生物,如感染气球[38]。并且,感染还能以黏液与液囊等增生物,藤蔓与毒气的方式滋生,覆盖洞穴[32]

感染的气味和味道是甜的[33][39][40]

图库

参考资料

  1. 1.0 1.1 1.2 1.3 猎人日志暴力躯壳条目:“因为严重感染而发狂。会不顾一切地冲向敌人,没有自我保护意识。圣巢的虫子都因为那种古老的疾病而扭曲变形了。他们首先陷入沉睡,醒来后心智支离破碎,然后身体开始变形……”
  2. 猎人日志的埋葬躯壳条目:“在这些蹒跚的尸体里面有一道能穿透一切黑暗的光芒。我有一次向那光亮里面看了一眼,结果看到……里面的东西也在闪光。可怕的东西。”
  3. 猎人日志的辐光条目:“纠缠着圣巢昆虫尸骸的瘟疫、感染、疯狂……从这个衰败王国的子民眼中尖啸而出的光芒。这是源自何处?我这样的凡夫大概永远不会明白吧。”
  4. 虫长者:“它曾被称为圣巢。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王国,充满了宝藏和秘密。现在它只是个乌烟瘴气的坟墓,里面充满了疯狂和怪物。”
  5. 5.0 5.1 先知:““这么多的精华……如此明亮……毫无疑问,你就是我们部落期盼已久的挥舞者。我们部落的虫子是从一道光芒中诞生的。那光很像是精华,也像那把强大的钉刃,但比它们都明亮得多。有那么一段时期,他们崇敬地沐浴在那光辉之中,感到无上的喜悦。但这个世界上又出现了另一道光……化为国王之形的沃姆。我的祖先无情地抛弃了孕育他们的光芒。他们不仅背叛了它……甚至把它遗忘。”在那次背叛中,这座王国诞生了。但那道古老光芒的记忆依旧徘徊不散,传播着信仰的细语……最终,圣巢的所有虫子都开始梦到那被遗忘的光芒。”
  6. 6.0 6.1 6.2 苍白之王:“没有可以思考的心智。没有可以屈从的意志。没有为苦难哭泣的声音。生于神与虚空之手。你必封印在他们梦中散布瘟疫的障目之光。”
  7. 7.0 7.1 苔藓预言家:“光是生命,它耀眼、纯洁、璀璨。扼杀那道光就是扼制自然。扼制自然就会让我们扭曲,让瘟疫降临。拥抱光芒吧!实现统一吧!哦哦哦……啊啊啊……”
  8. 猎人日志的流涎躯壳条目:“很久以前横扫圣巢的感染……他们说,你越是奋力反抗,就越是会被它榨干。”
  9. 猎人日志的灵魂大师条目:“灵魂圣所的领袖。蓄积着灵魂希望为圣巢驱赶苦难,但最终沉醉于灵魂的力量。”为了摆脱感染,圣巢的虫子们尝试了各种各样的技巧,仪式和祈祷。但都无济于事!也许感染来自它们内心深处,所以它们无处可逃。”
  10. 粪虫防御者:“我们这些骑士对抗起有形体却没有形态的敌人,但怎么才能打败这种敌人呢?”
  11. 白色宫殿的石碑:“承诺中的永恒,代价是后代受到诅咒。”
  12. 白色夫人:“你伙伴的双眼燃烧着熟悉的火焰……猩红之心确实成功了,而且讽刺的是,他利用了我的造物来助长他自己的。”
  13. 大黄蜂:“鬼魂,看来你已经找到了你出生的地方,并且披上了这种暗影的物质。虽然我们力量的来源相似,但我没有你体内至关重要的‘虚无’。”
  14. 14.0 14.1 泪水之城的石碑:“空洞骑士的纪念碑。在高处的黑卵中。由其牺牲使圣巢永世不衰。”
  15. 15.0 15.1 白色夫人:“我恳求你,取代容器。我们对它的力量判断失误。灌输给它的一个念头让它有了污点。但你没有这种缺陷,你可以将那东西封印在身体里。”
  16. Godmaster Icon.png 猎人日志的纯粹容器条目:“被选中的容器,受养育和训练达到最强形态。”
  17. 《漫游者日志》,11页
  18. 白色夫人:“啊……我的天啊,这浓烈的气味还是让我回忆起了快乐的时光。和持续到今日的废墟相比,我们一起度过的时光那么短暂,但那段日子多么灿烂。”
  19. 奎若:“我来得正是时候!这个死寂的世界又涌现出了生命。生物躁动不已,土地隆隆作响,空气一片浑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20. 守梦者:“是什么驱使它爬出黑暗?又是什么驱使它回到这神圣的王国?是封印那边的召唤吗?是来自容器,还是那道被囚禁的光?”
  21. 关于小骑士离开圣巢的原因的 Reddit 问答活动回复
  22. 《漫游者日志》,128页
  23. 虫长者:“呃......一股猛烈而又恶心的臭味开始从城镇旁边的井中冒出来。我本来就觉得深处是不祥的,现在看来它更可怕了。”
  24. 不再有梦成就的描述:“击败辐光并吞噬光芒”
  25. 灵魂大师:“在我的梦中,我可以看到拯救王国和治疗瘟疫的办法……答案就在赋予我们身体动力的灵魂之中。”
  26. 猎人:“我感受过那种渴望。让感染进入自身的渴望。变得更强大,更威猛……这些想法在最黑暗的时候一直萦绕在我的梦中。这是虚假的希望,但能在人的脑海中熊熊燃烧。”
  27. 27.0 27.1 27.2 27.3 猎人日志的愤怒复仇蝇条目:“身体由于持续的感染而扭曲的复仇蝇。非常好斗。在生物之间传播的感染能带来力量和勇气,但它似乎也奴役了宿主的意志。你会做这样的交易吗?”
  28. 米拉的梦语:“……我到底……杀!了!它!……我到底……危!险!……我到底……杀!了!它!……我到底……杀!了!空!洞!的!家!伙!……”
  29. 29.0 29.1 巴冬:“我爬到这里是为了安静地休息,远离喷吐毒液的生物。嗷嗯……没错,爬到高高的地方。远离那些迷失在光芒中的心智单纯的家伙。他们有另一种统一的意识,拒绝沃姆试图建立的秩序。我抵抗住了光芒的诱惑。它也许能带来统一,但同时也让你失去思想……这样的话,虫子就只剩下本能……嗷呜呜……”
  30. 白色夫人:“在我的根里,我能清楚地感觉到容器正在衰弱。这只能带来两个结局。”
  31. 奎若:“不过他们并不野蛮。空气里的瘟疫蒙蔽了弱者的心智……但他们抵抗住了疾病。他们依然身怀睿智和荣耀,当然也保存着致命的传统。”
  32. 32.0 32.1 猎人日志的爆炸格鲁兹条目:“因感染肿胀而即将爆裂的格鲁兹。可怕粘液和有毒气体从上方开始泄漏。瘟疫是否有源头?如果有的话,我也并没有看到。”
  33. 33.0 33.1 猎人日志的爆炸苔藓怪条目:“植物般的虫子,因感染而肿胀。受到威胁时会释放出致命气体。它们在成长中散发出的气体很香甜,但如果你太靠近,它会烧穿你的壳和肉!”
  34. 白色夫人:“我要警告你。容器本身可能已经变得脆弱,但它体内的东西赋予了极大力量。”
  35. 猎人日志的游荡躯壳条目:“虫子的遗骸,被奇怪的力量复活。徘徊在曾经生活过的道路上。圣巢这些“文明的”虫子生前就很弱小,死后同样弱小。将他们送回孕育出他们的尘土中去吧!”
  36. 猎人日志的残破容器条目:“破碎的尸体,被感染的寄生虫复活。”
  37. 猎人日志的守望者骑士条目:“被遗弃的守望者骑士的外壳,由一群受感染的苍蝇控制。”
  38. 猎人日志的感染气球条目:“感染的单细胞生物。头脑简单,可以通过体内的气体在空中漂浮。”
  39. 猎人日志的躯壳恶霸条目:“这种行尸走肉的体内充满了橙色浓雾。它有一股恶心的甜味,我觉得很难吃。我建议你干掉它们之后也不要吃。”
  40. 游荡躯壳的梦语:“那甜蜜的气味……好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