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Violent Husk.png

感染The Infection是《空洞骑士》中的主要敌对力量,别称有“古老的疾病”[1]、“光芒”[2]、“瘟疫”[3]。它导致成千上万的虫子死亡,最终让圣巢王国走向覆灭[4]

简介和影响

游戏的主色调是比较暗的蓝色和黑色,而感染一般表现为明亮的橙色。受感染的虫子的眼睛、孢子、毒液一般为橙色,并且受到攻击时会溅出橙色液体,相比之下,未受感染的虫子释放出的则是白色的灵魂粒子[5]

受感染的虫子的身体还可能有以下明显突变:

  • 躯体肿胀
  • 产生大的橙色囊肿
  • 在周围悬浮着橙色云雾
受感染的叛徒领主与未受感染的螳螂领主的比较

相比较而言,感染对虫子的行为的影响要大得多,而且严重程度不尽相同。比如说躯壳类的虫子,它们的尸骸被复活[6],但只有一小部分残存的心智[7]。活着的虫子则有所不同,例如斯莱布蕾塔,他们会进入一种半昏迷状态[8]。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米拉:随着小骑士的旅程不断推进,米拉的思想慢慢地受到侵蚀,最终屈服于感染[9]

感染还有可能使得虫子的行为发生以下改变:

  • 失去意志[10]
  • 心智支离破碎[11]
  • 对未受感染的虫子有攻击性[12]
  • 辐光的集体意识相连接[13]
  • 力量和勇气得到提升[10]
  • 受严重感染时,失去自我保护意识[14]

尽管如此,螳螂部落等部分 NPC 还是抵抗住了感染,其原理不得而知。奎若的想法是他们比低等的虫子更聪明、更强大[15]。但是,虽然他们免疫了感染,螳螂叛徒叛徒领主这一群族仍旧因背叛而遭放逐,可见感染有一定的诱惑力。他们为了获得力量,主动放弃了自我的心智,接纳了感染[16]

另外,感染也会影响整片地区和生物。在游戏的某个时间点,感染会侵占遗忘十字路,产生巨大的囊泡和纹脉覆盖整个区域,并且阻断部分道路,侵蚀相当一部分的敌人。

历史

苍白之王来到圣巢并建立圣巢王国之后,王国的臣民们忘记了辐光,感染也因此被释放,通过虫子的梦境传播[17]。感染是辐光直接造成的,这可能是她有意为之,也可能是她怒火的附加后果。后者的依据是苔藓预言家的说法[18],他认为辐光发出的光芒就是自然,只有当自然受到扼制时,才会导致瘟疫。这说明,在感染的初期,辐光可能并未实际控制它,但是她与圣巢如今的荒芜还是脱不了干系。即使感染最初是意外造成的,辐光后来还是发现了主动将瘟疫用作武器的方法,并且以此掌控了某些虫子的心智,让他们变得扭曲[19][20][21]

感染最终席卷并摧毁了整个圣巢王国。某些虫子想要阻止,结果发了狂[22]。其他的虫子则寄希望于国王,但是他正忙于用自己的方法阻止感染[23]。白王的想法是以空洞骑士来封印住辐光[24],虽然这个方法一开始奏效了,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空洞骑士渐渐被辐光所侵蚀,最终无法阻止她施加的影响。随着感染加重,白王躲藏了起来[25],他的宫殿也随之消失了[26]

其他信息

参考资料

  1. 猎人日志暴力躯壳条目:“圣巢的虫子都因为那种古老的疾病而扭曲变形了。他们首先陷入沉睡,醒来后心智支离破碎,然后身体开始变形……”
  2. 猎人日志的埋葬躯壳条目:“在这些蹒跚的尸体里面有一道能穿透一切黑暗的光芒。我有一次向那光亮里面看了一眼,结果看到……里面的东西也在闪光。可怕的东西。”
  3. 猎人日志的辐光条目:“纠缠着圣巢昆虫尸骸的瘟疫、感染、疯狂……从这个衰败王国的子民眼中尖啸而出的光芒。这是源自何处?我这样的凡夫大概永远不会明白吧。”
  4. 虫长者:“它曾被称为圣巢。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王国,充满了宝藏和秘密。现在它只是个乌烟瘴气的坟墓,里面充满了疯狂和怪物。”
  5. 证据源于以下未受感染的虫子,受攻击时的粒子为白色:大黄蜂左特螳螂领主螳螂青年螳螂战士粪虫防御者Hidden Dreams Icon.png 白色防御者Grimm Troupe Icon.png 剧团团长格林Grimm Troupe Icon.png 梦魇之王格林Godmaster Icon.png 苍白潜伏者Godmaster Icon.png 纯粹容器
  6. 猎人日志的游荡躯壳条目:“虫子的遗骸,被奇怪的力量复活。徘徊在曾经生活过的道路上。”
  7. 奎若:“看到下面的矿工还不能摆脱无尽的苦工,这会让你悲伤吗?即使已经死去,强烈的使命感依然在驱动他们的躯壳。”
  8. 斯莱:“……我明白了。这个古老的村庄。奇怪的梦把带我来了这里!如果你没有找到我,那我恐怕就永远没法醒来。”
  9. 米拉:“……埋葬……身体……掩盖……躯壳,黑暗,没有意义……危险……依然,留着…… 光芒 ……再次……”
  10. 10.0 10.1 猎人日志的愤怒复仇蝇条目:“在生物之间传播的感染能带来力量和勇气,但它似乎也奴役了宿主的意志。你会做这样的交易吗?”
  11. 猎人日志的暴力躯壳条目:“圣巢的虫子都因为那种古老的疾病而扭曲变形了。他们首先陷入沉睡,醒来后心智支离破碎,然后身体开始变形……”
  12. 猎人日志的躯壳恶霸条目:“虫子的遗骸,被奇怪的力量复活。会凶狠地攻击所有未受感染的生物。”
  13. 巴冬: “他们有另一种统一的意识,拒绝沃姆试图建立的秩序。我抵抗住了光芒的诱惑。它也许能带来统一,但同时也让你失去思想……这样的话,虫子就只剩下本能……嗷呜呜……”
  14. 猎人日志的暴力躯壳条目:“因为严重感染而发狂。会不顾一切地冲向敌人,没有自我保护意识。”
  15. 奎若:“不过他们并不野蛮。空气里的瘟疫蒙蔽了弱者的心智……但他们抵抗住了疾病。他们依然身怀睿智和荣耀,当然也保存着致命的传统。”
  16. 猎人日志的叛徒领主条目:“被废黜的螳螂部落领主。背叛了他的姐妹,投入了感染的怀抱。”“我感受过那种渴望。让感染进入自身的渴望。变得更强大,更威猛……这些想法在最黑暗的时候一直萦绕在我的梦中。这是虚假的希望,但能在人的脑海中熊熊燃烧。”
  17. 先知:“我的祖先无情地抛弃了孕育他们的光芒。他们不仅背叛了它……甚至把它遗忘。在那次背叛中,这座王国诞生了。但那道古老光芒的记忆依旧徘徊不散,传播着信仰的细语……最终,圣巢的所有虫子都开始梦到那被遗忘的光芒。”
  18. 苔藓预言家:“光是生命,它耀眼、纯洁、璀璨。扼杀那道光就是扼制自然。扼制自然就会让我们扭曲,让瘟疫降临。拥抱光芒吧!实现统一吧!哦哦哦……啊啊啊……”
  19. 灵魂暴君:“在我的梦中,我可以看到拯救王国和治疗瘟疫的办法……答案就在赋予我们身体动力的灵魂之中。”
  20. 米拉的梦语:“……我到底……杀!了!它!……我到底……危!险!……我到底……杀!了!它!……我到底……杀!了!空!洞!的!家!伙!……”
  21. 泽若:“希望和自由……我本以为力量可以授予我这些东西。在我的梦中,我会用骨钉将瘟疫驱除,然后将刀刃对准国王。”
  22. 猎人日志的灵魂大师条目:“灵魂圣所的领袖。蓄积着灵魂希望为圣巢驱赶苦难,但最终沉醉于灵魂的力量。”
  23. 粪虫防御者:“我们这些骑士对抗起有形体却没有形态的敌人,但怎么才能打败这种敌人呢?国王尝试了自己的办法,那手段着实残酷……但我们最后还是没逃脱衰落的命运。”
  24. 苍白之王:“你必封印在他们梦中散布瘟疫的障目之光。”
  25. 官方手册:“圣巢化作废墟,隐居的国王也抛弃了臣民躲藏起来。”
  26. 里姆:“你去过王宫的废墟吗?就在城市的下方,王国的基岩上。当年肯定特别雄伟。现在什么都不剩了。不过事情挺奇怪的。那片地方没有冲突的痕迹,就好像所有东西都凭空消失了。”
  27. 猎人日志的爆炸苔藓怪条目:“它们在成长中散发出的气体很香甜,但如果你太靠近,它会烧穿你的壳和肉!”
  28. 猎人日志的躯壳恶霸条目:“这种行尸走肉的体内充满了橙色浓雾。它有一股恶心的甜味,我觉得很难吃。我建议你干掉它们之后也不要吃。”
  29. 游荡躯壳的梦语:“那甜蜜的气味……好烫……”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