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蕾塔
Bretta
其他称呼 小迷妹
性别 雌性
 

你……你是来救我布蕾塔的吗?来救大家都忽视……的女孩?

—— 布蕾塔

 

布蕾塔Bretta是《空洞骑士》中的一名 NPC。小骑士可以在真菌荒地与她初遇并解救她。

背景故事

布蕾塔是一只年轻可爱,容易害羞的甲虫[1],找寻着自己的救主。被小骑士从真菌荒地救出后,她狂热地迷恋上了小骑士[2]。她滔滔不绝地谈论着自己的救主[3],小屋内会逐步摆上小骑士的画像和玩偶,还有一本她亲手写的关于它的日记。

如果小骑士在愚人斗兽场打败了左特,左特就会出现在德特茅斯,同时听信了左特胡言的布蕾塔会迅速迷恋上他[4]。她因此误解了小骑士,认为小骑士是坏人,一幅左特的画像也会取代她房间内的小骑士的画像和玩偶,她的日记转而表达了对左特的爱恋。幻想里的左特敌人中拥有猎人日志条目的,其描述皆出自《灰色王子》中左特与她的故事,甚至多达205章以上。

小骑士击败她心目中的灰色王子左特后,布蕾塔发觉左特的形象并不像他自己鼓吹的那般高大,但仍认为小骑士只是凶恶的野兽。她意识到只是闲坐着是没法找到虫生的另一半的,于是她离开了圣巢[5]

游戏剧情

在真菌荒地初次见到布蕾塔时,她正独自坐在黑暗中喃喃自语,处于感染初期。通过和布蕾塔对话可以让她恢复神智,被小骑士救出的她会回到德特茅斯。之后可以看到她在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或者坐在外面的长椅上。她看见小骑士时会小小惊呼一声,如果小骑士在她身边坐一段时间,她的脸颊就会泛起红晕。小骑士离她较远时,她才会悄悄转过头来看着它,在小骑士再度靠近时发出惊呼并把头偏回去。此外还可以在布蕾塔的房间获得一片面具碎片

击败愚人斗兽场勇士的试炼末的左特使他来到德特茅斯后,她在自己的房子外脸红痴迷地听着左特不停吹嘘自己。若左特从斗兽场回德特茅斯后布蕾塔才回来,会直接跳过她恋上小骑士的阶段。


左特来德特茅斯且小骑士获取帝王之翼后,布蕾塔小屋的地下室便会解锁,对此处左特的雕像使用梦之钉,会触发与为情所困产生的幻象,灰色王子左特在梦境中的战斗。开战前可以听到她的笑声,左特战吼时她会鼓掌。她作为王后躺在在战斗场地背景中央观战,一群左特围着她,甚至有一个左特为其扇扇子。左特每次硬直时布蕾塔都会与其他左特一同诧异,击败左特时,她会惊讶地从躺椅上摔下。


击败一次灰色王子左特后,倾听着左特的她表情变得有些失望,同时开始意识到左特的自我吹嘘多么离谱。此时不再能聆听她。击败三次,她的梦语会再度变化。击败四次灰色王子左特后,布蕾塔就会觉悟并爬上呼啸悬崖离开圣巢,从此再无音讯[6]。但左特仍然会对着她原来的位置自言自语。

对话

初见

哦……求求你……不要离开我!

你……忘了我……?我知道你会忘记我……每个人都会忘记我……


哦?!你是谁?

你的脸……你是这么……这么……


  • 感染雾褪去:

我……抱歉。我迷路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你……你是来救我布蕾塔的吗?来救大家都忽视……的女孩?


抱歉,看着你的脸的时候,我简直不……不敢相信你会一路来到这里救我。我以为谁都不……

抱歉,我是说……谢谢你。我是说……我得走了。回镇上去。我还是回家的好……

重复聆听谢……谢谢你。
Essence.png 梦语

……闪亮的身形……那么明亮……


坐在长椅上时的 Essence.png 梦语

我的救主,这么近……

躺在床上时的 Essence.png 梦语

白色的漫游者……不要害羞……外面如此寒冷……床铺那么柔软……

在布蕾塔倾听左特时聆听她

灰色王子……那么黑暗……那么忧愁……

布蕾塔倾听左特时的 Essence.png 梦语

英雄……美丽……

Lifeblood Icon.png Hidden Dreams Icon.png 灰色王子左特被击败一次后的 Essence.png 梦语

灰色王子?你的那些话语,是不是……一直在重复?

Hidden Dreams Icon.png 灰色王子左特被击败三次时的 Essence.png 梦语

灰色王子?你看起来……小了好多?你以前是这样衣衫褴褛而又脏污不堪的吗?……


救出布蕾塔后
第一篇

《白色救主》
从黑暗中醒来的少女,她在困惑中伸出手。尖锐的荆棘从四面八方刺来,酸液在脚下沸腾。是什么噩梦引她来到这里?生存希望是否仍然存在?

她以为劫数难逃,跌向绝望的深渊,直到远处闪出光亮,熠熠生光的一点飞速而来。它威风凛凛地扫过荆棘丛,在灼热的水面飞跃,冲向少女。

光点靠近之后终于显露了身形,多美丽的人,尖角发出闪闪白光。它紧紧握住少女的双手,将她拉起……

见到坐在长椅上的布蕾塔后
第二篇

《白色救主归来》
它们长久分离,原本温暖的村庄现在变得充满寒意。少女感到悲伤,悲伤攥紧了她孤独躯壳。

仿佛感到了她的悲凉,救主突然归来,昂首挺胸,大放光芒。在闪闪发亮的尖角下,双眼一片漆黑。少女期盼渴望多时的双眼。

她的救主靠近过来,坐在她身边,沉着冷静。在这让人激动得无法呼吸的时刻,一切言语都是多余。

少女的身体紧绷,爪子弯曲。没有对视,没有爪子的碰触,它们在沉默中共享完美又浓烈的爱意……

见到在房间躺着的布蕾塔后
第三篇

《黑暗中的白色救主》
噩梦困扰着少女。她的救主不在了,在下方被吞噬。现在陪伴她的只有门口呻吟的寒风。突如其来的恐惧让她心悸不已……

但也霎时带来了平静。为什么?身边出现了一个身影。

她不敢看,不敢动,生怕最轻微的动作都会打破这个咒语。她熟知床边的身影,熟知只有它能带来的平静。

她的白色救主,保护者,昂首站在她身边,强大、完美……

左特从斗兽场回到德特茅斯后
第四篇

《灰色王子》
喘着粗气,从激烈的战斗中离开,井中出现了一个身影。他赢得了胜利,拿到了注定属于他的战利品——他手下败将的可怕头骨。

他为村庄带来了令人不安的警示:他们的白色救主,被虫子们尊为英雄的人,其实是可怕的野兽,而神秘的灰色王子才是真正的英雄。

他身负荣誉和谦逊重新在地下开始了自己的使命,而这史诗般的旅程只有一个目的:找到她、保护她,他的灰色少女,他在黑暗中的伴侣……

布蕾塔离开后
最后一篇

《少女的追求之旅》
她的灰色王子变得渺小;她的白色救主原来是一头野兽。少女终于领悟了真相。

要是她一直坐着不动,她一生的伴侣是不可能凭空出现的。她必须去主动寻求,她必须找到她的另一半,将他们从孤独中解放出来。

就这样她开始了她的旅途,踏入危险的土地。前方等待着的爱侣守护着她,心中的爱指引她前行。

每前进一步,少女就能感觉到,离他们命中注定的相遇,越来越近了。

灰色王子左特“亲爱的,任何胆敢离开你、抛弃你、对你出言不善的生物……呸!它们都是低贱的蛆虫,都不配沐浴在你的光辉之下!”
她感到冰冷的身体变得温暖起来,有一种几乎被忘记的感动……
——《灰色王子》第 112 章
有翼小左特她问他是否依照承诺为她买了那个护符,他向她解释:那个护符实际上质量很差,不值那个价格。她完全理解他明智的决定。
——《灰色王子》第 136 章
跳跃小左特“那个很 Low 的制图师的老婆?嗬!我的王后,你怎么能放低身段和她去比?面对你令人窒息的美,其他雌性都是不起眼的尘埃!”
灰色王子说话时在颤抖,充满了怒气和愤慨……还有爱意。
——《灰色王子》第 178 章
爆炸小左特灰色王子天生就是个冒险家,但是她无法想象与他分开的日子,所以她设计了一个让她能永远和她的王子在一起的计划。她只需要找到机会。
——《灰色王子》第 205 章

语音

语音
对话

被救出时
凝视左特
一般
被困住时的惊恐

惊呼
灰色王子战
战前
召唤灰色王子
倒下

位置

小骑士能在真菌荒地的螳螂村左下部初遇被困的布蕾塔。在冲刺大师雕像的左上方,通过一小段爬墙挑战就可以到达布蕾塔身边。之后,她会回到德特茅斯。

图库

其他信息

  • 在早期开发阶段,布蕾塔的名字是“贝尔莎(Bertha)”[7]
  • Lifeblood Icon.png 生命血内容包更新前,击败灰色王子左特十次布蕾塔才会离开。
  • 通过虫长者称呼她为女孩也可以确认她为雌性[3]
  • 如果不想见布蕾塔迷恋上左特,却想完成愚人斗兽场的试炼,一种可行的策略是,先把左特留在深邃巢穴的蛛网上,完成勇士的试炼。想让左特回来的时候,再去解救他。
  • 布蕾塔的小说中对左特使用“他”,但对小骑士使用人称很少,且用的是“它”。
    • 她似乎知道小骑士是无性别的,或者认为它性别不明。

参考资料

  1. 官方手册:“一只住在德特茅斯的害羞的年轻甲虫,最近从镇上失踪了。”
  2. 布蕾塔的日记:“她不敢看,不敢动,生怕最轻微的动作都会打破这个咒语。她熟知床边的身影,熟知只有它能带来的平静。她的白色救主,保护者,昂首站在她身边,强大、完美……”
  3. 3.0 3.1 虫长者:“那个年轻的可爱女孩又回来了!必须承认,我本来以为她不可能生还的。她对她的救主献上了滔滔不绝的感谢和爱意,从回来到现在就没停过,说它是一名华丽帅气的战士。”
  4. 布蕾塔倾听左特讲话时的梦语:“英雄……美丽……”
  5. 布蕾塔的日记:“她的灰色王子变得渺小;她的白色救主原来是一头野兽。少女终于领悟了真相。要是她一直坐着不动,她一生的伴侣是不可能凭空出现的。她必须去主动寻求,她必须找到她的另一半,将他们从孤独中解放出来。”
  6. 虫长者:“那个年轻的姑娘!为什么,她竟然爬上悬崖从那边离开了,只留下一句非常短的告别之词! 她踏上的旅程可是极其危险的。我不理解她是哪来的勇气。 我曾以为她也是胆小的一类,跟我差不多的那种……我错得多么离谱。所有人都听从了冒险的召唤,只有我没有!”
  7. 2014年12月6日的 Kickstarter 众筹更新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