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er Masks.png

为了保护容器,守梦者在沉睡。

经由他们的奉献,圣巢永世不衰。


从左至右为赫拉,卢瑞恩和莫诺蒙

守梦者Dreamers是三位自愿进入永恒的睡眠,以用它们的力量封印空洞骑士的存在[1]教师莫诺蒙守望者卢瑞恩野兽赫拉选择成为守梦者,黑卵圣殿内的黑卵上有它们的封印。

小骑士会遇到两次守梦者的投影。两次守梦者们最后的话语都想让小骑士放弃破坏封印。第一次在苍绿之径获得蛾翼披风后。第二次在安息之地调查守梦者纪念碑后,他们想通过将小骑士困在梦境里阻止小骑士找到他们沉眠的身体,那里被先知称为被遗忘的悲哀梦境。

找到守梦者后,对他们的躯体使用梦之钉便能进入其梦境,里面有不会造成伤害亦不会行动的守梦者。未靠近时只是明亮的圆形封印,靠近后他们才会现身。攻击并杀死他们的这种形态,用凝聚吸收他们,就能破坏他们各自的封印。醒来时,他们的实体已经消失。

对话

获得蛾翼披风后 它会试图打破封印吗?


封印不能被打破。


封印必须被打破。


让我们睡吧小阴影。
回到你所归属的黑暗之中。
给我们安宁。

调查守梦者纪念碑后 不要再前进了,小暗影。


是什么驱使它爬出黑暗?又是什么驱使它回到这神圣的王国?


是封印那边的召唤吗?
是来自容器,还是那道被囚禁的光?


封印会破裂吗?
封印不能被打破。


但是容器变弱了。
瘟疫又卷土重来。
封印必须被打破。


然而我们的封印仍然存在。
我们的责任仍然存在。


它必须被放逐。


我们的责任还在。应该如此。


离去吧,小阴影。

离去,让我们安静地沉睡。

位置

苍绿之径安息之地可以一起遇到三位守梦者。

他们的实体在不同的地点,莫诺蒙的在雾之峡谷中的教师档案馆里,卢瑞恩的在泪水之城守望者的尖塔里,赫拉的在深邃巢穴中的野兽巢穴里。

图库

成就

教师
消灭教师莫诺蒙
野兽
消灭野兽赫拉
守望者
消灭守望者卢瑞恩

其他信息

  • Team Cherry 之前的游戏,《饥饿骑士》中,三个 Boss 的面具看上去与守梦者的很相似,特别是莫诺蒙的。
  • 在守梦者原先的概念艺术设计中,三个守梦者的外观相同,面具与莫诺蒙相同,身形与卢瑞恩相同。在空洞骑士的其中一张宣传海报上,和在黑卵圣殿外的拱门上仍能看到三个相同的面具。在泪水之城纪念空洞骑士的喷泉上仍能看到他们相同的身体。
  • 在游戏文件里有一个守梦者的测试房间,里面有一个外观与守梦者早先的设计完全相同的人物。它没有任何方式的互动。
  • 试图攻击守梦者们的实体时,他们身上都会出现封印。卢瑞恩和赫拉的图案相同,莫诺蒙的不同。
  • 杀死梦境中的守梦者后,完全凝聚前,不能离开中央平台的范围。
  • 三个守梦者均有未采用的对话,这些对话仍能在游戏文件中找到。
未采用对话
完整对话

它会打破封印?
封印不能被打破。
封印必须被打破。

让我们睡吧小阴影。给我们安宁。

离去吧,小阴影。离去,让我们安静地沉睡。

不要再前进了,小暗影。

已经过去了多久?我们已经沉睡了多久?

是什么驱使它爬出黑暗?又是什么驱使它回到这神圣的王国?

是封印那边的召唤吗?是来自容器,还是那道被囚禁的光?

它会打破封印。
封印不能被打破。
封印必须被打破。

一个空的容器会带来希望。
一个强大的容器会带来停滞。
一个觉醒的容器会带来终结。它又是什么呢?只是个弱小的东西。它会伤害容器,伤害封印。它该被放逐。

它没有意义,并不重要。我们的封印仍存。这个暗影试图违抗我们……它必须被放逐。

这个小暗影……必须回到它所归属的黑暗中。

正如你所言……我们曾许下承诺。了结此事吧。

参考资料

  1. 卢瑞恩日志:“永恒的沉眠在召唤,这是我最后的话语。虽然我不能再凝视这座城市,但我会一直保护它。为了国王,为了虫子,为了圣巢,现在我要开始安眠。”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