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面内容为圣巢的一些背景故事。关于游戏中圣巢的区域,请见区域
Hallownest Symbol.png

圣巢Hallownest是《空洞骑士》故事发生的地方。曾是一片荒野中的繁盛王国,如今已由于瘟疫化为废土。

地理

衰落小镇德特茅斯
王后花园中的一张长椅
泪水之城的喷泉广场

圣巢的领土由荒野中央许多纵交错的隧道与洞穴组成。这里有一些原生的具有高等感知的野蛮虫子,和其他一些生物。 地表,只有德特茅斯一座清冷的小镇坐落于呼啸悬崖水晶山峰间的山谷上。大部分来圣巢的旅者都会先通过国王山道抵达德特茅斯,但之后与它连接的桥梁坍塌了[1]。小镇之下的洞穴被修整为十字路,虫子和货物可以经过这里向四处运输[2][3]

地下有些洞穴长满了茂盛的植被,每一处都有不同的生态系统。苍绿之径草叶郁郁青青的洞穴和真菌荒地的真菌林中曾修建了道路,即始于遗忘十字路,通往王国首都的朝圣者之路的中段[4]

王后花园曾是苍绿之径的一部分,被规划建设为了白色夫人静谧而戒备森严的静居处[5][6]。由于长期没有维护,花园最终乱七八糟地长满了藤蔓[7]。与之类似,雾之峡谷滋生了大量水母一样的生物,真菌荒地长满了毒蘑菇。

水晶山峰的洞穴中生成了大量成簇的水晶。曾是矿山,因为水晶不仅珍贵,还含有能量[8]。那之下则是圣巢安息之地宽阔的洞穴,里面有许多坟墓,还有一个巨大的地下湖。王国的飞蛾负责管理这些墓[9]

湖下方巨大的洞穴中建起了王国的首都,泪水之城。湖水自洞穴顶端的裂缝渗下,使这座城市沐于永不停歇的雨中[10]。其下则是皇家水道,处理城市废物的管道网络,有很多蓄水池[11]

王国底部边缘的一边是昏暗的深邃巢穴,充满交错的狭窄隧道和坑。另一边,一面巨大的墙阻隔了王国边缘蜂巢[12]。边境含有一个深坑,洞穴宽阔,白色的灰烬不断落下。蜂巢则是蜜蜂建造的建筑。

圣巢的更深处则是古老盆地,被遗忘的洞穴,帝王于此处修建了他的白色宫殿。感染卷土重来后,宫殿就消失了[13][14]。再往下便是黑暗的深渊,但入口被苍白之王封印了[15]

信仰

苍白之王

Kings Idol.png

圣巢的虫子相信是苍白之王创造了整个世界和所有事物[16]。他难以捉摸,很少现身,但圣巢居民都将他当作神崇拜[17]。他们通过国王神像崇拜他,可能每个都是定制的[18]。圣巢各处都有各种各样的苍白之王雕像和神龛,比如远古盆地的喷泉和水晶山峰的神龛。

辐光

Radiance statue.png

苍白之王来到圣巢前,诞生于她的光芒的飞蛾们崇拜辐光[19]圣巢之冠有一尊辐光形象的雕塑。长久以来,辐光被近乎遗忘,而引发了瘟疫苔藓预言家向一些苔藓流浪者传教布道,信仰辐光[20]。其他一些虫子被感染后也成为了辐光联合思维的一份子,无论自愿与否[21][22][23]

乌恩

苔藓亲族们生于乌恩之梦,崇拜乌恩[24]。她曾居住在乌恩之湖,湖旁的建筑就是神龛[25][26]。苔藓亲族守护着苍绿之径,相信有一天乌恩会召唤它们回归于梦[24][27]

历史

沃姆抵达前

深渊中的虚空盆

圣巢王国建立的很久以前,此处还有一种远古文明,不崇奉王权或是力量,而是崇拜虚空深渊之底的一种物质[28][29]。最终远古文明消逝了,原因未知。

辐光是虚空远古的敌人。她是一位高等生灵,光芒比精华更加明亮,有一些关于梦境的力量[19][30]。此外还有几个部落,比如苔藓部落螳螂部落蜘蛛部落[31][32]

圣巢王国

苍白之王的前身
白色宫殿

某一时点,一只沃姆抵达了王国边缘,蜕下了壳,转变成苍白之王,以匹配其他低等普通虫子的身形[33][34][35]。和辐光一样,苍白之王也是光芒的高等生灵[36][37]。他扩展了圣巢数种虫子的思想,给与他们知慧,所以这些虫子要将白王奉若神明[38]

苍白之王建立圣巢,作为神王和他的配偶,王后白色夫人一起统治[17][39]。飞蛾部落背叛了辐光,选择转而崇拜苍白之王[19]。属于苔藓亲族的苍绿之径的一部分被吞并[40],而真菌荒地的蘑菇部落主动接受了苍白之王的统治[41]

螳螂部落与圣巢的虫子互无好感[42],但签订了停战协议。作为条件,螳螂部落需要战斗以保证深邃巢穴的野兽不能进犯[43]。蜂巢的蜜蜂和深邃巢穴蜘蛛部落选择保持与圣巢互相独立[44][45]

苍白之王从他在王国深处的宫殿统治圣巢[17]。在他的统治下,王国繁荣兴盛,许多旅者慕名而来[46]。圣巢的首都在白色宫殿上方,是朝圣者们的终点[4]五大骑士是王国的强大守护者[47]

感染与空洞骑士

苍白之王将空洞骑士领出深渊
安息之地的守梦者纪念碑

飞蛾部落不再信仰辐光,她被几近遗忘。但关于她的记忆仍残留着,比如圣巢之冠的雕像。她想通过梦让虫子们记起她,她施加的这种影响表现为感染,为虫子们所抗拒[48][49][50][51]

为了阻止瘟疫,苍白之王决定用没有心智与意志的容器封印辐光[52],计划使辐光永远不再能影响外界,永无挣脱之日。容器是苍白之王和白色夫人的孩子,生于深渊[53],由虚空填充其外壳内部[38][54][55]

大部分容器因有心智和意志而被废弃。只有一个容器被认为是纯粹的,被选中以封印辐光[15]。它被领出深渊,被称作空洞骑士[52],在白色宫殿中被养育,被训练[56][57]

三只虫子成为了守梦者,进入永眠,封印黑卵圣殿,封印其中的空洞骑士和辐光[58][59]野兽赫拉,深巢的女王[60],成为了守梦者之一,作为条件,苍白之王需要与她结合获得一个孩子[61][62],这个孩子便是大黄蜂[63]

空洞骑士成长完全后,和辐光一起被封印入黑卵圣殿[64]。三位守梦者陷入永眠,封印黑卵的入口[59]。为了纪念他们的牺牲,建立了两座纪念碑,一座主体形象为空洞骑士的在首都,一座三位守梦者形象的在安息之地。

王国陨落

开场动画中的空洞骑士

空洞骑士并非纯粹的容器,它因灌输给它的念头,比如和养育它的苍白之王的亲情,而有了污点[56][65],或是本身并不纯粹[66]。因此,辐光开始摆脱束缚,再次传播瘟疫[67]

王国化为废墟,苍白之王抛弃了圣巢的子民,与白色宫殿一同消失了[13][14][68]。圣巢大部分居民都因感染死亡或是变成活动的尸骸,但螳螂部落和其他一些虫子抵抗住了感染[69]

辐光最终挣脱了空洞骑士的束缚,使它的外壳开裂,并被完全感染。这使小骑士回到圣巢,但现在这里几乎只有尸骸在活动[70][71][72]

图库

参考资料

  1. 虫长者:“德特茅斯的四周都是悬崖峭壁,要到这来的话,绝大多数旅行者都要走上一段曲折迂回的道路,那绝对是一段艰辛的路途,但在王国的鼎盛时期要到这就容易得多了。在悬崖上有一个很容易通过的老旧的通行处。不过与它连接的桥梁很早以前就崩塌了,但即使大桥没断,也有一扇大门挡在入口处。”
  2. 老鹿角虫:“都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但我还记得公路和十字路上熙熙攘攘的日子。那是我年轻的时候第一次带乘客旅行的道路。”
  3. 遗忘十字路的低语之根:“……旅行的人群……”
  4. 4.0 4.1 关于朝圣者之路的石碑:“朝圣者的道路圣巢的旅人,穿过青翠的野地和蘑菇树林,去往王国中心的城里。”
  5. 苍绿之径的石碑:“虽然这里曾是我们的土地,但一个苍白的生灵占据了前方的洞穴。”
  6. 老鹿角虫:“你摇铃之前我差点都忘了这个车站。普通虫子很少使用这里,这是老王后戒备森严的歇脚之地。”
  7. 制图师柯尼法:“你听说过圣巢的王后吗?很显然这里的花园曾是她的静居处。现在这里到处都是凶猛恶毒的虫子,植物也长的乱七八糟的。”
  8. 奎若:“看到下面的矿工还不能摆脱无尽的苦工,这会让你悲伤吗?即使已经死去,强烈的使命感依然在驱动他们的躯壳。据说水晶矿里蕴含着某种能量,没有城市中市民驾驭的灵魂那么强大,而且温和得多。”
  9. 奎若:“我听说这个王国的飞蛾一直在钻研梦境和死者。不如去找找它们?”
  10. 奎若:“城市看起来是修建在一个巨大的洞穴里,大雨从上面的石缝里倾泻而下。”
  11. 制图师柯尼法:“我赌五毛这些管道和房间曾经是用来运载城市的废物的。本来这里应该会有可怕的恶臭。幸运的是,持续已久的雨水已经将这里冲刷干净了。”
  12. 制图师柯尼法:“从这面墙来看,首都的人民好像对在这些洞穴里扩建城市犹豫不决。我想知道是什么阻碍了他们?”
  13. 13.0 13.1 官方手册:“圣巢陨落为废墟,国王抛弃了子民,开始隐匿。”
  14. 14.0 14.1 文物搜寻者里姆:“你去过王宫的废墟吗?就在城市的下方,王国的基岩上。当年肯定特别雄伟。现在什么都不剩了。不过事情挺奇怪的。那片地方没有冲突的痕迹,就好像所有东西都凭空消失了。”
  15. 15.0 15.1 古老盆地的石碑:“我们纯粹的容器已经上升。剩下的只有拒绝和创造它的悔恨。我们不会再进入那个地方。”
  16. 猎人日志的翅膀傀儡条目:“圣巢的虫子相信,这个世界和其中的万物的创造者就是他们的国王。这是出于什么目的呢?他的下属到底是同伴,是玩具,还是孩子?我们似乎无法了解这样的心思。”
  17. 17.0 17.1 17.2 文物搜寻者里姆:“圣巢的国王是个难以捉摸的存在,臣民们奉若神明。他很少露面,所以大家就崇拜这种神像。”
  18. 文物搜寻者里姆:“国王神像?仔细看的话你就会发现这些神像每个都有些许不同。得花一些时间才能从精细的雕工中发现这个秘密。”
  19. 19.0 19.1 19.2 先知:“我们部落的虫子是从一道光芒中诞生的。那光很像是精华,也像那把强大的钉刃,但比它们都明亮得多。有那么一段时期,他们崇敬地沐浴在那光辉之中,感到无上的喜悦。但这个世界上又出现了另一道光……化为国王之形的沃姆。我的祖先无情地抛弃了孕育他们的光芒。他们不仅背叛了它……甚至把它遗忘。”
  20. 苔藓预言家:“噢噢噢噢,光芒四射的存在啊,保佑我们。您的光芒照耀四方,您的温暖填满心房。在您夺目的身姿下,圣巢又重生了。哦哦哦……”
  21. 巴冬:“我抵抗住了光芒的诱惑。它也许能带来统一,但同时也让你失去思想……这样的话,虫子就只剩下本能……嗷呜呜……”
  22. 猎人日志的叛徒领主条目:“被废黜的螳螂部落领主。背叛了他的姐妹,投入了感染的怀抱。”
  23. 猎人日志的暴力躯壳条目:“圣巢的虫子都因为那种古老的疾病而扭曲变形了。他们首先陷入沉睡,醒来后心智支离破碎,然后身体开始变形……”
  24. 24.0 24.1 苍绿之径的石碑:“绿色之子从梦中来到了这片大地。我们要在这里耐心等待,等着回归的召唤。”
  25. 《漫游者日志》,40页
  26. 奎若:“这座建筑和崇拜偶像有关系,不过显然这个偶像早已被人遗忘。在这里喘口气也挺不错。”
  27. 猎人日志的苔藓骑士条目:“苍绿之径的保护者,受过训练,会用骨钉和盾牌战斗。”
  28. 猎人日志的 Godmaster Icon.png 虚空神像条目:“那些远古的虫子,不知是受启发了还是陷入疯狂了。他们不崇奉王权或是力量,而是崇敬着黑暗本身。”
  29. 暗影披风的描述:“由深渊的物质形成的披风。允许穿戴者冲刺时穿过敌人和他们的攻击而不受到伤害。”
  30. 辐光的梦语:“……世!代!的!仇!敌!……”
  31. 《漫游者日志》,44页
  32. 关于螳螂和蜘蛛部落的 Reddit 问答活动回复
  33. 《漫游者日志》,111页
  34. 巴冬:“这个破败的地方是沃姆的坟墓。曾有传闻说它死在了这里。但对这个远古生物来说死亡意味着什么呢?我觉得更像是一种转变。正是那次事件后产生的生物建立了这个衰败的王国。”
  35. Godmaster Icon.png 寻神者:“神王,您缩小了身形与吾等贫瘠的躯体相配……但为何要舍弃如此宏伟的圣体?”
  36. 老鹿角虫:“国王从未亲自乘过鹿角虫,但我听说他是威风凛凛的虫子,容光焕发,亮得你难以直视。”
  37. 永恒的艾米丽塔婉拒接受娇嫩的花时:“哈!好一个奇妙的标本。不过即使是它这纯洁的光环也无法和我们尊敬的国王的光辉媲美。”
  38. 38.0 38.1 白色宫殿的石碑:“光芒不能相容。照亮黑暗的只能有一道。沃姆成为灯塔,扩张思想,教他们屈服,教他们奉献。承诺中的永恒,代价是后代受到诅咒。”
  39. 国王之魂的描述:“象征着高等生灵相互结合的圣洁护符。持有者能慢慢吸收其中无限的灵魂。”
  40. 苍绿之径的石碑:“偏离苍白之王道路的人都要面对乌恩的法则。”
  41. 真菌荒地的石碑:“我们应小心地接受沃姆的旨意。它的预言会保护我们。我们会与命运和未来紧密相连。”
  42. 猎人日志的螳螂领主条目:“螳螂部落和古圣巢的虫子互无好感。不过螳螂比他们的对手活得更久,它们的文明留存至今。”
  43. 螳螂村的石碑:“停战协议仍在。我们仍在守夜。野兽不能进犯。”
  44. 蜂巢女王维斯帕:“虽然这个蜂巢存在于圣巢中,但我们与它对永恒的祈望无关。”
  45. 奎若:“真是个残暴的地方。这片混乱的深处应该有个村子,那里的村民从没承认过圣巢国王。”
  46. 《漫游者日志》,6页
  47. 官方手册:“五位传奇人物,曾作为王国的守护者立于王座之下。”
  48. 先知:“在那次背叛中,这座王国诞生了。但那道古老光芒的记忆依旧徘徊不散,传播着信仰的细语……最终,圣巢的所有虫子都开始梦到那被遗忘的光芒。”
  49. 苔藓预言家:“扼制自然就会让我们扭曲,让瘟疫降临。拥抱光芒吧!实现统一吧!哦哦哦……啊啊啊……”
  50. 猎人日志的愤怒复仇蝇条目:“在生物之间传播的感染能带来力量和勇气,但它似乎也奴役了宿主的意志。你会做这样的交易吗?”
  51. 猎人日志的暴力躯壳条目:“圣巢的虫子都因为那种古老的疾病而扭曲变形了。他们首先陷入沉睡,醒来后心智支离破碎,然后身体开始变形……”
  52. 52.0 52.1 苍白之王:““没有可以思考的心智。”“没有可以屈从的意志。”“没有为苦难哭泣的声音。”“生于神与虚空之手。”“你必封印在他们梦中散布瘟疫的障目之光。你是容器。你是空洞骑士。””
  53. 大黄蜂:“鬼魂,看来你已经找到了你出生的地方,并且披上了这种暗影的物质。”
  54. 白色夫人:“你伙伴的双眼燃烧着熟悉的火焰……猩红之心确实成功了,而且讽刺的是,他利用了我的造物来助长他自己的。”
  55. 苍白之王:“……沃姆之魂。根之灵魂。虚空之心……”
  56. 56.0 56.1 Grimm Troupe Icon.png 苦痛之路尽头隐藏的记忆
  57. 猎人日志的 Godmaster Icon.png 纯粹容器条目:“被选中的容器,受养育和训练达到最强形态。”
  58. 卢瑞恩日志:“永恒的沉眠在召唤,这是我最后的话语。虽然我不能再凝视这座城市,但我会一直保护它。为了国王,为了虫子,为了圣巢,现在我要开始安眠。”
  59. 59.0 59.1 安息之地的石碑:“为了保护容器,守梦者在沉睡。”
  60. 深邃巢穴的低语之根:“……沉睡的女王……”
  61. 助产士:“上面的村子是一个悲哀生物的家。她进行了一次惨痛的交换,让她和她的族人付出了沉重代价,但我觉得她并不后悔。”
  62. 白色夫人:“它和那个有性别的孩子对战过?她相当凶猛,意志坚韧、身体强健,和她母亲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尽管她们俩相处的时光并不长。虽然沃姆为交易而做出了不忠举动,但我并没有因此而嫉妒——其实我还挺喜欢那个孩子。”
  63. 大黄蜂在赫拉被杀死后:“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母亲,也没法选择出生的环境。尽管这个世界有那么多弊病,我还是感谢她给予我的生命。”
  64. 猎人日志的空洞骑士条目:“完全成熟的容器,身体内携带着瘟疫之心。”
  65. 白色夫人:“我恳求你,取代容器。我们对它的力量判断失误。灌输给它的一个念头让它有了污点。但你没有这种缺陷,你可以将那东西封印在身体里。”
  66. 出生地的回忆。
  67. 古老盆地和皇家水道的皇室家臣尸体梦语:“……失踪的君主啊,我们现在需要你……”“……回到我们身边……”“……疯狂在蔓延……”
  68. 《漫游者日志》,124页:“这里并没有宫殿,……。看上去像是他通过某种未知的方法逃走时也带上了它。”
  69. 奎若:“不过他们并不野蛮。空气里的瘟疫蒙蔽了弱者的心智……但他们抵抗住了疾病。他们依然身怀睿智和荣耀,当然也保存着致命的传统。”
  70. 守梦者们:“是什么驱使它爬出黑暗?又是什么驱使它回到这神圣的王国?是封印那边的召唤吗?是来自容器,还是那道被囚禁的光?”
  71. 奎若:“我来得正是时候!这个死寂的世界又涌现出了生命。生物躁动不已,土地隆隆作响,空气一片浑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72. 猎人日志的游荡躯壳条目:“虫子的遗骸,被奇怪的力量复活。徘徊在曾经生活过的道路上。圣巢这些“文明的”虫子生前就很弱小,死后同样弱小。将他们送回孕育出他们的尘土中去吧!”
avatar